您的位置: 江西信息港 > 时尚

战魂独尊第二百六十八章及时赶到出手相救

发布时间:2020-01-21 20:44:34

战魂独尊 第二百六十八章及时赶到,出手相救

“苏门主果然还是接受了晏门主的献祭,修为可是提升了不少啊。”尹璇眯着眼睛说道,诧异也是有的,更多的却是蔑视,即便晏紫姝在临终之前对苏琉璃进行了献祭**,如今的苏琉璃,也不过就是八气神王的修为罢了。

一方面,苏琉璃本身的修为太低,另一方面,突破失败身受重伤的晏紫姝,本来也没有多少余力。

“既然如此的话,也只有拼死一战了啊。”白夜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心疼的看着此时为他扛起压力的苏琉璃,突然想起许她的婚约,至今还没有兑现。

“傲世神影,发动。”白夜口中默默念道,孤傲清冷的傲世神影在白夜身后浮现而出,双手之中,各握着一把狼牙锏,在那傲世神影的胸前,也是缓缓浮现出了一匹银狼的身影。

“准备好了?”青山老怪那眯成一条缝的眼睛,终于是微微睁开了一点,懒懒的问道。

“既然如此,那就受死。”青山老怪话音落,直接是手掌一番,猛地向一按,一座神气所化的青色大山,便是朝着白夜和苏琉璃等人的头顶镇压而,将所有人都是笼罩而住。

“七朵玫瑰术,花开半夏,命如浮萍!”

“七朵玫瑰印!”

苏琉璃连声娇喝,一朵娇艳的玫瑰花在半空中盛开,漫天飞舞的花瓣飘落而,一枚红色印记,也是朝着半空中降落而的青色大山轰了出去。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谢谢!

“双锏术,狼牙斩!”白夜暴喝一声,充满了决绝的意味,手中双锏齐齐挥出,编织成一道十字交叉斩,也是朝着那泰山压顶一般的青色大山悍然劈出。

“蚍蜉撼树,不自量力。”青山老怪冷笑了一声,一道无形的光幕在半空中形成,就是将那洒落着花瓣的玫瑰给生生包裹而出,旋即捏爆了去,连一点儿爆炸声也没有传出,而与此同时,那座青色大山,也是毫无意外的生生砸在了白夜和苏琉璃等人的身上,一时间,鲜血狂喷,哀嚎连连,无数的神影都是瞬间崩碎了去,这分明就是一场凌虐。

“尹璇,既然你也出山了,我就不好意思一举杀光了,这最后一记,还是由你来补上,这样大家都好交差,可别说老夫没有让机会给你啊。”青山老怪对着尹璇说道。

“那我倒是要多谢你这老怪的一番情谊了,既然如此,就由我来结束这场噩梦吧。”尹璇笑了笑,只见他手指轻轻地荡了荡,一道血河便是从他指尖倾泻而出,作势要将白夜和苏琉璃等人尽数的淹没,然后,吸干了他们的血液,化为这血河中的血水。

面对着来势汹汹的血河,白夜和苏琉璃都是齐齐闭上了眼睛,两双手也是紧紧的拉在了一起,今生只能做一对苦命鸳鸯,那么,来时,总能安安稳稳,做一场夫妻了吧?欠你的婚约,只能来生再还了。

然而,已经认命等死的众人,却是迟迟没有见那血河流落来,紧闭了许久的双眼,也是试探性的再度睁开来,莫名的看着天空,那道血河,竟然是被一双青色大手给硬生生的托住,停留在半空,再也难以降分毫。

“都已经修炼到神皇境界了,还在这里恃强凌弱,耀武扬威,还真是没有一点儿出息啊,竟然你二人修炼到这种程度,还真是苍天无眼了。”自那茫茫虚空之处,循着青色手掌的源头,一道清朗的啸声由远及近,开口就是一阵毫不留情的奚落。

“是谁?竟敢管我们傲来国的闲事!”尹璇和青山老怪同时转过脸去,面色青一阵红一阵的喝道,他们心中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傲来国其他的某个神皇境界的老东西出手来管闲事了。

“傲来国傲去国的我就管不了,不过,有人敢出手伤害我的朋友,还企图将其抹杀,就由不得我不管了。”话音落,一道青衫身影已经是鬼魅一般,挡在了白夜和苏琉璃等人的身前,半空中青色手掌猛地一阵,那道来势汹汹的血河,便是被震散了去。

“你们两个家伙,只当我们之间的情谊都随风消散了吗?落难如此,为何不向学院求援?为何不向唐城求援?又为何不去拾荒岛给我传信?当日,你二人都能亲率大军支援学院,如今却要自己来扛这杀身之祸?”任寒定定的看着白夜和苏琉璃,淡淡的说道,话语之中,也是有着责怪的意味,然而更多的却是心疼,神影被生生打散,连神兽都还未及用处,自己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

“任老大?是任老大吗?”白夜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的问道,当日一别,又是两年,竟已有些不敢相认了。

“任老大,真的是你?”苏琉璃惊喜的问道。

“不是我还会是谁?难道你们还请了别的帮手来?”任寒无语道,蹲身子,将他二人扶了起来,与此同时,两道雄厚的神气也是分别传输到了白夜和苏琉璃的体内,替他二人疗伤。

气血两虚的白夜和苏琉璃,直接是被这道神气激的精神猛地一震,好像子又回到了巅峰状态。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白夜压抑着心头的兴奋之情,好奇的问道。

“自然是你命不该绝,老天和我开了个玩笑,将我送到这里来了,原本是要从拾荒岛赶往中州的,偏偏遇上了诡异的空间乱流,真是躲也躲不掉。”任寒说道。

“任老大,你迈入神皇境界了?”苏琉璃一脸惊讶的问道,惊讶之中,更是有着期待之色。

“若是没有神皇境界的修为做保证,我也不敢这么贸然的挡这一道血河啊。”任寒说道。

“任老大好强!”苏琉璃叹道。

“是一直都很强吧。”白夜无奈的笑道,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还是无法追赶上任寒的步伐了。

“我还帮你带了个人来,你看看是谁?”任寒大手一挥,直接是将他来的方向上那包围行宫的人马远远的扇飞了出去,而此时的官道上,一队轻骑车马也是飞速的奔驰而来,畅通无阻的就在行宫内停了来。

“属护驾来迟,请五皇子降罪!”叶棠飘身马,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说道,身后的百十人也是纷纷马,跪倒在地。

“叶将军?你怎么来了?灵儿呢?”白夜激动之余,想到叶棠可是保护着公主的安全啊,着急的问道。

“大哥,我在这儿呢!”公主和星儿迫不及待的跳马车,二话不说的就飞扑到了白夜的怀里,直到这个时候,强忍了一路的泪水,才汹涌的流了来,哭得梨花带雨,好不委屈。

“灵儿。”白夜将公主紧紧的搂在怀中,轻轻唤道。

“大哥,你别怕,我带先生来救你了,我们有救了。”公主将小脑袋靠在白夜的胸膛上不断的蹭着,说道。

“我知道,灵儿辛苦了,灵儿为大哥请来了救星。”白夜连连点头道。

“我去荒漠灵泉去给父皇找寻灵药魔莎草了,中途遇到了身受重伤的先生,就将其救起,没想到先生和大哥竟是同学,这一路,多亏了先生保驾护航,替我们斩杀了许多敌人,可是,魔莎草倒是找到了,灵儿却得知了父皇驾崩的消息,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还是先生当机立断,知道大哥一定会有危险。”公主哽咽着说道。

“灵儿辛苦了,灵儿是好样的,都怪大哥无能,才让灵儿为大哥奔波劳累,受此折磨。”白夜自责的说道。

“灵儿不苦,咱们有救了,灵儿一点都不苦。”公主连连摇头道。

“灵儿乖,不哭了。”白夜不停地安慰道。

“大哥,父皇驾崩了,娘亲还在都城,也难逃一劫对不对?”公主突然抬起头来问道。

白夜一愣,终究是点了点头,眼中满是疼惜。

“丧尽天良的混蛋!”公主气急,伤极,却只能悲愤的怒骂一声。

“阁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要来插手管着闲事?”尹璇再度问道,他和青山老怪二人一直等到任寒处理完了手头的事,这才发问,也算是给足了任寒面子。

“我说过了,你们要杀的人,是我的朋友,所以,我必须出手相救,二位一身修为,足以纵横天,却对弱者出手,就不怕被天武者耻笑吗?”任寒数落道。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皇子之命,凡夫难违,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尹璇被任寒戳中要害,辩解道。

“身为武者,却被世俗皇权所累,甘心做其走狗,迫害苍生,你还有脸说这是没办法的事?”任寒毫不留情的喝骂道。

“小子,武者也是人,只要是人,就逃脱不了世俗,只是个人的处境罢了,我等帮其他几位皇子,你不是也要出手帮五皇子吗?”青山老怪诡辩道。

“你们是杀人,我却是救人,况且在我眼里,他并非是什么傲来国的五皇子,而是我在学院求学是关系最好的同学,老东西,你可少拿那话来套我!”任寒冷笑道。

东阳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淮南市第四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郑州治白癜风的医院哪家好
南充男科医院哪家好
衡水市男科医院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