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港交所李小加不关心风口不管猪只关心牛和熊

2019-02-03 00:50:52

新浪科技讯 3月22日下午消息,2015年中国IT峰会在深圳举行,北京邮电大学校长助理、教授吕延杰、TCL董事长李东生、香港交易及结算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以及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丁健参与了进行了主题为《IT全球化与“一带一路”》的高端对话。数字中国联合常务理事刘二飞做主持。

李小加指出,我是搞市场的,所以我不喜欢猪,要么是牛,要么是熊,猪一般不到我们那边去。但同时我们做市场的又是管风的,不是管猪的,也不管熊和牛。“一带一路”本身核心的概念是互联互通,我们一直做的事就是互联互通。我非常仔细观察“一带一路”的内涵是什么,外延是什么,到底要做什么。我们首先人通、物通,我觉得我们关心的,一会儿二飞要展开的时候再来讲,实际上就是钱通,我关心的是钱通。

至于“一带一路”是不是风口,李小加认为,领导说是风口,它就是风口。

李小加对话实录节选:

刘二飞:我今天问的个问题就问在座的各位,“一带一路”是不是下一个风口?是不是一个好的机遇?如果没有举手说的话丁健开头。

李小加:我是搞市场的,所以我不喜欢猪,要么是牛,要么是熊,猪一般不到我们那边去。但同时我们做市场的又是管风的,不是管猪的,也不管熊和牛。“一带一路”本身核心的概念是互联互通,我们一直做的事就是互联互通。我非常仔细观察“一带一路”的内涵是什么,外延是什么,到底要做什么。我们首先人通、物通,我觉得我们关心的,一会儿二飞要展开的时候再来讲,实际上就是钱通,我关心的是钱通。

刘二飞:小加没有回答一个问题,这是不是一个风口,你不关心风口,它是不是一个机遇?

李小加:领导说是风口,它就是风口。

刘二飞:这话说得很对。

李小加:我想沪港通,刚才讲深港通,可能很快有股指期货通,甚至国际股票通,所有这些东,实际上是“一带一路”金融领域里面体的一个体现和层次上的表现通过港交所全部拿到上交所撮合,老百姓的订单拿到港交所。清算、结算,外国人在外边结算,中国人在中国清算结算。中国人买卖港股以后,中国登记,每天只到香港结算一次。全世界的投资者每天都在投沪股,他们已经在外面结算完了以后只有一个净结算的数字,外面买得多就欠咱们的钱,外面卖得多就欠咱们的券。深港通通了一个每天就一个国际投资者到国内来,就一个港交所,每天是净结算。这样的话中间打出一个沃尔玛以后,我们以后把产品往里面放就可以了。这就意味着把中国时间段里面,如果我们能把世界的产品放到这个地方的话就不得了了。这次的开放,比如两池子水,中国是一个大的湖泊,海外是一个大的水池,以前是封闭的,两边的水高低是不一样的,沪港通开了以后不是把这个墙拿掉了,大家可以流动了。沪港通把这个墙降低了,降低到水面之下,只有清算结算以后出现的净量这块才流动的。中国的价格力量全部传导出去了,国际的价格力量全部传导过来了,但是钱没有完全打通,也没有必要完全打通。为什么不打通呢?这样中国就可以保持现有的体制暂时不动,今天要求中国改变现有的市场体质适应外国人,不可能;外国人也不可能改变他的交易方式适应中国的法律。中国今天的市场已经有自己的逻辑了,尽管这里面的逻辑有很多问题,但这样的逻辑已经不可能轻易改变了。这个逻辑又必须和国际的逻辑结合,“一带一路”的延伸就通过监管当局把两边设定下来一个互相监管的板块,两边的交易所互相进行电子交易,一边有一个阿里巴巴。然后下面清算结算把两边的钱全部分开,每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每天就一个人在交换。这样的创新把中国的标准和中国的影响力输出了,但是并没有把中国的市场结构完全和外面打开。

如果将来“一带一路”能够在这个层面上通过两个监管者和交易者把清算结算,把这中间的差异消化掉,使得中国老百姓能够在自己的家里投资世界,这就意味着中国7个交易所和港交所根本不用竞争,就把世界带到中国脚下,只要中国人愿意投的东西都可以在现有的清算结算体系里面,现有的券商体系里面。国际投资者投资中国是大家目前看到的沪港通,好像北上比较多,但实际上发展潜力的,中国彻底通过自己的金融力量影响全世界,这才是沪港通和深港通将来长久的潜力所在。

丁健:我问一句,他会走多远?比如你会把泰国交易所的股票拿到这边交易,还是泰国公司可以到香港上市?是这个意思吗?

李小加:中国人想要什么的时候就把这个拿到沃尔玛来,现在沃尔玛摆了一个货架叫港股,过两天又有一个沪股,这是给外国人的。有可能有美股,可以有欧股,只要中国人喜欢就摆到这里面来。摆在这里面和摆在外面的区别是这里面中国证监会和香港证监会共同监管。中国的资金还是希望能够在自己的家里面按照小的交易成本,世界就摆在你的面前,这就是沪港通和将来深港通要做的事。

万能材料试验机型号
曲阜输送机
游戏机批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