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西信息港 > 生活

逆天狂神 黑风双煞

发布时间:2020-02-15 20:46:41

逆天狂神 黑风双煞

“杀凶兽,取其魂魄淬炼,随后奴役他们。这个方法虽然看似微妙,但实际上却是狗屎不如。修行者的战斗,定当是靠自身的实力,这种靠的借助兽魂战斗的战技,练到极diǎn也是中看不中用。”叶宁微微侧过身体,躲过那毒冥蛇的一咬,逆天矛从毒冥蛇的身板穿过,刺入那男子的体内。

逆天矛上的浩然正气在那男子的体内迸发,肆意地摧毁着他的经脉器官。不过是一秒的时间,那男子便双目涣散,死在这诺奇山脉之中。男子一死,那毒冥蛇也自然而然地消失在空气之中。

叶宁要杀的第二个,是在藏在暗处的女子。此刻那炼体的两人和使玄铁尺的团队首领都已经向叶宁追了过来的。叶宁凝神,他把心思全放在探寻之上。只见他另外一只手轻轻地虚握,口中缓缓地吐出一个“死”字。

一道破空之音滑过,完整版逆天矛直接把那女子死死地锁定了。那逆天矛直接穿透她的躯体,把她当场击杀。她的躯体僵硬,从那树上掉落在到地上。双眼长大,在她死之前都没搞明白叶宁为什么能够锁定她,又为什么她的身躯突然变得难以动弹。

从动手到击杀两人,叶宁仅仅是花了一分钟的时间。

那炼体的两人和首领见到这一幕,也是停住了,没再追击叶宁。他们心中产生了一丝惧意,眼前的叶宁杀他们就如同捏死一只蝼蚁般轻易。

而此刻叶宁,也好好趁着这三人犹豫之际调整着自己的气息。刚刚他在瞬间使出了完整版的逆天矛。他忘了,在士级中阶这个阶段使出完整版的逆天矛会耗费掉自己大部分的浩然正气。

“若是现在这三个人马上出手攻击我,或许我还真的应付不过来。可惜,他们三个人都已经被我这一番的杀戮给吓怕了。此刻想着的恐怕是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而不是取我的性命。”叶宁想道。

确实如此,此刻的三人更多的在考虑着要不要撤退,而非杀死叶宁为刚刚惨死的同伴报仇。

“若你放我们三个人走,我们从此河水不犯井水,那个同伴身上的东西全都归你,如何

。”良久,那领头人説道。他会如此的做,是因为叶宁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即使他觉得自己的等阶高于叶宁,实力在叶宁之上。他也不敢冒着一个险。

叶宁低头,似是在沉思。只见他説道:“让我想想,接下来杀你们哪一个好。”

“你!”那两个炼体的男子怒道,他们两个同时朝着叶宁冲过去。而与此同时,那团队的领头人则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急急退去。他作为这个团队的核心,其实也不过把那其他几个人当做助他杀人夺宝的棋子而已。若是遇上一些稀世珍宝,他甚至会为了私吞亲自杀掉这几个人。如今他见有生命的危险,自然是弃子而逃。

“哼。”叶宁一声的冷笑,只见他将那手中的逆天矛散去。此刻的他刚刚使出了完整版的逆天矛,实力大大减弱。他本来还一直在寻思着怎么去对付这三个人,现在倒好,最厉害的一人落荒而逃。只留下两个空有勇猛的炼体修行者。

“听説你们炼体的修行者力大如牛,近战十分的恐怖。不知道,与我比起来又如何。叶宁説道。只见他一拳朝着其中一个修行者攻去,直接防空了后背的位置,任由那另外一个炼体的修行者攻向他。

“来,老子可不怕你。”那炼体修行者直接操着拳头朝叶宁击来的拳头打过去。看上去,是想和叶宁来一个硬碰硬。

却见叶宁并没有真的把拳头撞上去,而是身体一扭,以一个极其怪异的姿势从那炼体修行者的身边擦肩而过。他想攻击的目标并非是正面的这个炼体修行者,则是背后的这一个。他似是背后有眼一样,一个转身,抬肘。一肘击打在那另外一个炼体修行者的头部。

这还远远不够,这一肘对于那炼体的修行者来説,不过是挠痒一般的力度。他拳头一转,直接继续朝着叶宁的脑袋击打过去。而一开始与叶宁对拳的那个的炼体修行者则是一把抱住叶宁,双手紧紧地锁紧。

“来得好。”叶宁吼道。他在这个时刻不慌不忙,身躯拖着那紧抱着他的那个炼体修行者,一摆一沉,直接撞向前方。

只听见一声的闷响,那攻击叶宁的炼体修行者在近距离被裂风拳打中,直接被击飞。而叶宁也趁着这么一段时间,从紧抱着他的那人双手中挣脱出来。

近战并非是什么一加一等于二,或许这两个人与叶宁单独近战也仅仅差上一diǎndiǎn。但这不代表他们两个联手就能够战胜叶宁。对于近战来説,临场应变,局势的掌握远远比实力要重要。

而偏偏这是这两个人最缺乏的。

“我敬重你们两个都是一个汉子,若是你们还想夺宝或者是为那两个同伴报仇,我奉陪。若是想走,我也不留。”叶宁説道。

“我们两兄弟并非是他们团队原本的成员,不过是临时被招募而来。一开始我们两人以为这是一个狩猎凶兽的团队,不久之前才知道猎的不是兽,而是人。早有离开之意,只是收人钱财,不好离去而已。我们与你无冤无仇,既然你不打算和我们死斗,那么我们也就离开的了。”两个同时説道。转身便是离开。

叶宁趁着这两个人走远了,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刚刚这一战激发他的旧患,在他被暗杀时身上的伤并没有完全的消除,又经过这么一番高难度的苦战。此刻的他脸色极差,他细细观察着四周,确定那两个人没有返回才盘腿下来打坐疗伤。

而与此同时,那两个人眼神中也是露出一丝的冷意。刚刚他们对叶宁説的话有半分真,半分假。那被招募进来这团队之中的是真,那不知道这团队干的是杀人夺宝的事情是假。他们会被招募进来,就是因为他们带着那的名声。

,所过之处人财不剩。

“大哥,那xiǎo子居然放我们走,你説到底是怎样的一回事。”其中一个説道。

“你觉得呢,我看那xiǎo子肯放我们走,定然不是真的因为不想和我们打。恐怕是另有隐情。”另外一个回答道。

“那么我们此刻折返回去看看如何,那xiǎo子身怀那么强的战技,定然有很多的天材地宝,如果能够杀死他,我们定然可以能够有很大的收获。”

就在两个人讨论的同时,那个使用玄铁尺的首领也重新出现在他们的身前。只见那家伙看着两人,道:“既然如此,预留一份给我如何。”

“哼,你这胆xiǎo的废物,还敢来与我们谈分赃。我们没有出手杀了你就已经算好了。”的弟弟説道。

“哦,是吗。”只见一道光影滑过天际,那一把玄铁尺带着一股阴柔狠辣的劲,直接打在了弟弟的身上。那弟弟退后一步,只觉得自己此刻的内脏如坠入冰窟一般,阴冷而痛苦。

“,别忘了你们两个在我百面郎君的面前也不过是士级中阶的废物而已。这次的赃物,我要其中的一半,另一半你们自家人自己怎么分就不由得我管了。”百面郎君説道。其实,在他的心中,此刻已经是打定了主意,等到获得赃物之后定要出手杀死这两人。

不为别的,单单是他临阵逃离这一件事情,传出去恐怕就已经是天大的笑话了。再加上,按照他看来叶宁身上定然是有着丰厚的宝物。

三个人沿着原路回去,等到他们到达的时候,叶宁已经消失了。

“这地上有一摊血迹,看来他也受了不轻的伤。怪不得説让我们离开。这xiǎo子倒真是够狡猾的。”那的哥哥説道。

百面郎君查看了一下,见这一摊血可是往那北面去了。连忙叫上追赶了过去。

又説回那叶宁,他在那走远之后,初步调整了一下气息,就连忙离开。毕竟他可不敢真的相信那説的话。若是那发现了一丝的线索,重新回来那么他就糟糕了。

“该死,在这种时刻伤患居然发作了。”叶宁説道,他摸了摸那月噬兽的头。只见那月噬兽低沉地叫而来一声。叶宁神色渐渐变冷。

那月噬兽告诉他的是,刚刚离开的与先前逃离的百面郎君重新回来了,在叶宁的身后急急地追赶上来。

“看来,这个世界还真是实力为尊啊。我先前的实力震慑到了他们,所以他们都惧怕我急急忙忙地离开了。现在发现我的伤势之后,又马上追赶过来要击杀我。这一来一回,倒也是有趣。”叶宁説道。此刻的他已经是不可能再像刚刚那样随意击杀那黑风双撒和百面郎君。他眼珠一转,想出了一个办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