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远山的记忆

2018-11-30 15:38:39
远山的记忆 翻开大山的记忆,发现那里记载着大山的向往与变迁,记载着那里的艰难与感动,无论时间过去多久,无论沧桑如何演绎,每每翻开大山的史册,都能让人想起那古老而动情的赞歌--筑路人的歌。

远山汽笛声 呜--呜-- 公元2011年1月11日,陕西省发改委领导在绥德县火车站站台1声高呼:"我宣布,太银铁路现在正式通车了!"一对对开的列车拉着长笛从东西两边驰来,汽笛声划破了冬天空气中封凝的山谷,划破了中国铁建十六局参建员工久已被紧张的工期凝固的心,一股热血喷射而出,连同内心的激动:"通车了--"欢呼,跳跃,握手、拥抱,人们举杯相碰,相视而笑,他们没有太多的语言表述,但却满脸写着胜利的喜悦。

这1时刻,太原、西安、兰州铁路局分别在太原、绥德、银川同时隆重举行通车仪式仪式,在全线924公里铁路线上,彩旗招展、汽笛如歌,述不尽的衷肠,道不完的感慨。

长长的汽笛声久远而深沉,似乎要穿透大山、穿透时空,更将穿透人心,不仅拨动着建设者的心弦,同样让现场诸多建设者的妻子儿女们倍感成绩。

走进大山的艰难 2006年初秋,中国铁建十六局集团中标太中银铁路重控六标--吴堡隧道,全长12.34公里,为双线隧道,地处三十里铺与四十里铺之间,进口为前冲沟,出口为前王家山,中间为后王家山,听听当年那首歌:"三哥哥当兵坡坡里下,四妹子崖畔上灰塌塌",再看看这些大山的名字,就不难想象这座隧道所处的地理环境,在这1287米海拔高度的落差中,密集的山峰绵延起伏,"V"字型冲沟纵横交错,平时冲沟干枯,雨季洪山暴涨,听着那轰鸣的涛声,就能让人联想到解放战争时期发生在当地那隆隆的炮火。

工作环境的艰苦是客观的,客观的是不容改变的,谁来了也得这么干,谁干也是这么难。

但是,人文环境的艰苦怎么办? 建设绥德车站,拆迁工作遇到了前所末有的困难。

由于在这12万平米的车站地盘上祖祖辈辈居住着570多户人家,也许这数百户人家中就有当年为中国解放事业付出过鲜血乃至生命的父辈,也许他们中就有当年为了中国革命掩护解放军战士而牺牲了自己骨肉的母亲,他们都是祖国的功臣,何况改革开放以来,这里还建了一所职业中专学校,还有两个发展经济的工厂。

说修路是为了人民,可路还没修却给人民的生活带了许多不便,哪个人民群众会同意?直到2010年4月17日,一户人民群众才拆迁完成。

建设太中银铁路除去测量难,征地难,还有行路难,隧道掘进难,新工艺难,抗寒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