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西信息港 > 娱乐

天下布武录 第二百四十六章 随缘

发布时间:2020-01-08 07:20:26

天下布武录 第二百四十六章 随缘

吴锋的杀性其实颇重,血脉中藏着嗜血的因子,他对此非常清楚。

然而他将复仇对象定位为整个关陇集团,也证明他看透了四十年前那一场大战的本质。

不仅仅是武者和修真者的对抗,更是关陇集团和河洛集团的交锋。

以大魏太子为首的河洛集团不再甘心作为老牌道门各派听话的统治工具,因此道门各派才选择了以杨麒为代表的关陇集团。杨麒顺利地攻破了河洛集团的统治中心,并通过鸡犬不留的大屠杀,将整个河洛集团连根拔起。

但是身具大气运的杨麒当然不甘心与丹鼎派、黑山派等北方老牌道门派阀共治中原,结果便只能撕破脸,将黄河流域分为两个部分,大周和大齐。所谓杨麒屠戮过盛,以至于招致老牌道门门派不满,因此推进到河南地区之后就难以东进,不过是次要原因罢了。

关陇贵族们令他母族灭绝,更使得他从小就没有母亲,吴锋自然恨之入骨,想要让这些人血债血偿。

云海岚不知道该说什么。

吴锋成为一个杀伐决断的枭雄人物,不正是她所希望的吗?

可是,生长在同一块大地之上,流着一样的血液,这样以血还血又真的好吗?杨麒的屠杀令整个豫州十室九空,加上这些年的豪族争战、瘟疫、蝗灾、旱灾,曾经绝世繁华的豫州地区,过了四十多年还远未恢复元气。

当云海岚每次想起洛邑京废墟中的那一片森森鬼哭,她都心中恻恻,辗转难眠。

难道吴锋真的要让同样的惨剧在关中重演么?

此时此刻,少年显得面如桃花,颜如渥丹,眼中的恨火,竟令他看起来越发如同寒冰铸成的利剑,有一种晶莹剔透的美。

云海岚一阵心疼,握住他的手。以自己的玉指轻轻捏弄摩挲。

从云海岚处得知真相的吴锋,终于感觉到了从未谋面的娘亲对他的爱。

算起来,母亲生他的时候已经二十七岁,算是很晚了。以父亲的性格。当会想阻止她,以令她多活一些时日吧。

但母亲自知时日无多,终究是在自己还能生孩子的时候,选择生下了他,代价是最后三年的生命。

吴锋也明白了云海岚对于他的态度。为何会显得这样奇异。

从深墓中醒来的她,猜到了吴锋的身份,却对辈分并不会有强烈的感觉,毕竟这四十年的时光对于她来说不过弹指一瞬。

对于大魏太子的那片感情,令她忍不住将少年吴锋当作了感情的寄托,但当两人的感情发展到一定程度时,从小所受的礼法教育,又令她犹疑起来,不敢再进一步。

女人啊……吴锋暗叹。

如果早知道她开始时只是将自己当作一个替代品的话,吴锋多半会保持距离。可云海岚直到今天才敢告诉吴锋。不光是害怕吴锋过于冲动,也定然有这方面的考量。

吴锋一直以为两人的相处,是自己占据主动,现在看来与梦绮舞一样,自己是被勾引的一方。

可是却也并不能怪责云海岚,她的内心确然有着少女的一面,举目无亲的她也的确是太孤独了。

“我想知道得更多一点,可以说一说吗?”吴锋令自己平静下来,将滔天的恨意敛入心房深处。

云海岚点头,眼神迷离。话音幽远,再次陷入了回忆当中。

“我初见你的时候,立刻从你身上感觉到了两个人的影子,但今天你穿上女装。我才完全确信这一点。简直好像那位女子复生过来,却又比她更美一些。”

“天阳之体和极阴之体一样,都是通过血脉传承,隔几代或者十几代出现一个两个。殿下的父亲,也便是最后一代大魏皇帝,也是天阳之体。但他庸碌无能,并无独自和气运者生死搏杀的机会,只能靠着优渥的修炼资源修炼到镇野境而已。”

“我和殿下同岁,自幼相识。他时常感叹黑山派、丹鼎派这些老牌道门大派把持天下,残害百姓,而大魏帝室为首的整个河洛集团,都只是他们的傀儡和工具罢了。”

“从十五岁起,我们就开始为了理想而行动。”

“十八岁的那年,我为了一桩重要情报利用了杨麒,可是他还带来了弘农杨氏的镇族宝鼎炼制的丹药……我当时知道坏了,这小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事情必然败露,弘农杨氏也可能会因此憎恨于我。但解释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我只能取走了丹药,希望由杨麒来顶缸。”

“奇怪的是杨麒不但逃过了族中的惩罚,还突然气运加身,修为暴涨,建立了庞大的势力,更成为弘农杨氏乃至整个关陇集团的领袖。”

“二十岁时,殿下突然告诉我,他有了心上人,然而那女子出身平民,他只能待自己登基为帝之后,再娶她过门。但这一世,他不会再动心于其他的女子。”

云海岚黯然轻叹一声:“我疑惑于有哪个平民女子能令殿下如此迷恋,但当我见到她时,只见她风华似梦,温柔如水,容貌气质、为人处事、针线女红,无一不在我之上,偏偏又极有主见,除了修为不显之外,简直是完美到极致了。”

“当时我只是心中失落,但每次当有人求婚的时候,我都想着,既然堂姐能因痴迷修炼而长久不嫁,那我又有何不可?”

“于是一转眼,便到了三十岁……后来的事情,你也都知道。”

云海岚凝视着吴锋的双眸,眼波迷离如五湖烟水。

“小锋……云姨对不起你,算是我欺骗了你的感情……可我们不能再……”她颤抖着声调道:“再错下去了。”

吴锋看见她的眼中有泪光闪烁着。

女人往往以为自己可以浅尝辄止,却终究难以控制自己的沦陷。她说出这样的话语,已是十分艰难。

“那么……”吴锋道:“一切都随缘吧。如果云姨愿意的话,小锋依旧当你是我的仙女姐姐,天上的仙女,是没有年纪和辈分之说的。”

他生性狂狷,本不太将礼法当一回事,只是从小被父亲教育君子之道,终究未敢说得太过。

云海岚眼眶更加潮润,却是从吴锋腿上起身,默默不语。

吴锋取出水囊,洗净脸上妆容,换回了男装。

“去看最后一条甬道吧。”吴锋道:“出口一定在那边。”

他的话音也显得有些落寞。

有些真相,知道了必定是会生出些隔阂的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用户请到阅读。)(未完待续。)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可信吗
成医附院有哪些医生
卵巢早衰中药偏方
合肥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汕头包皮包茎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