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西信息港 > 故事

召唤王者系统 第7章 倾氏仇人

发布时间:2020-01-07 19:02:39

召唤王者系统 第7章 倾氏仇人

男儿有泪不轻流,只是未到伤心时。

曾几何时,王者大陆的霸者倾天,打个喷嚏都能让王者大陆抖上一抖。

如今,只能苟延残喘的吊着一口气,在独子面前失声痛哭,只能感慨世事无常。

这些,对倾天来说,都不算什么。但一提到‘布烈山’三个字之时,倾天不仅咬牙切齿,而且杀气逼人。

倾世只是青铜九星的基础属性,哪能抗横得了倾天披靡的杀气啊。

不到盏茶的功夫,倾世就额头见汗,全身颤抖,仿佛坠入了九幽地狱般。

好在此时,倾天回神过来,撤去可怖的杀气。

倾天右手一挥,一道温热的能量向倾世拂来,灌入倾世的全身。

随着这道能量的注入,倾世浑身酣畅,说不出的惬意。

“这就是巅峰王者的实力吗?翻手云,覆手雨。啧啧~~老子发誓一定要拥有这般能力。”倾世感受到倾天逆天手段后,在心里暗暗发誓。

可能倾天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态度变得温和许多,继续娓娓道来。

“后来,我与布烈山又遇大公英,我们三人就此结为异性兄弟。哦,大公英就是当代英雄联盟,大公氏家族的族长。当时,为父年少气盛,听闻不少风言风语,在嘲笑布烈山出身寒门,乃是依靠我与大公英的权势上位。我气不过之下,决定帮助布烈山开宗立门。”说到这里,倾天又是一口叹息。

“布烈山在我一路扶持帮助下,终于开宗立门,布氏一族就此诞生。”

“布烈山。”倾世轻轻在嘴边念叨着。

倾世虽然还不晓得倾天与布烈山之间的故事,但能想到倾氏的覆灭与布烈山有极大的关联。

倾天闭目蹙眉沉吟片刻,仿佛是在暗暗自责。

“虽然开了布氏宗门,可布氏依然是家族不兴,前往投奔之人少之又少。为了帮助布烈山尽快把布氏家族变大,我不惜放下身份,亲自出面帮他招揽门客。以我‘倾氏族长’的身份亲自招揽和布烈山的苦心经营,布氏家族在短短十几年间,从原来不为人知的小家族,摇身一变成了在英雄联盟内,仅次于三大家族和四大门派的大家族。”倾天闭目痛苦回忆着。

倾世在心里摇了摇头,为了‘情义’二字,倾天真是不遗余力的帮助布烈山。

“当时,大公英曾经提醒过我,说布烈山此人阴狠狡诈,不足为谋。可我不听良言,为此还以大公英大吵一架。”

以倾天当时的高傲,确实不会轻易听信别人。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哪知布烈山此人果真是人面兽心的孽障,早就暗藏祸心。这一切都是我倾天有眼无珠,不听良言,方才导致倾氏一族的灭亡之灾。”倾天怒目圆瞪,在咆哮着苍天不公。

人心都是肉长的,倾世虽然初见倾天,但心里那股亲近之感却是不作伪。

看着倾天陷入深深的自责,倾世也是握紧双拳,面色不善。

美轮美奂的大殿中央,一老一少两名男子怒气勃发得站立着。

良久,倾天的声音再次响起。

“孩子,让你笑话了。”

“不,我觉得父亲您是天地间最伟岸的英雄。”倾世不假思索的蹦出一句。

声落,倾天愣住了,“孩子,你,你叫我什么?”

倾世也有些呆了,没想到激动之下‘父亲’二字,就这么轻易又自然的脱口而出。

‘父亲’二字,一直是倾世可望而不可及的名词。

前世,在无数个独孤的夜里。倾世幻想着自己有个父亲,憧憬着父亲宽广的怀抱。

也在无数个梦里,梦到父亲的样子。

但一切始终是镜中花,水中月。

梦醒,梦灭。

现在,眼前这个伟岸、霸气的男人。

虽然妻亡子散,宗族覆灭,又被自认为最好的兄弟背叛。但,这算什么?倾世不会在乎。

这些仍然改变不了他的顶天立地,他的故事依旧是传说,让人闻而生畏。

不管怎样,眼前这男子是自己的父亲也好,认错也罢。倾世现在完完全全被眼前这个男人征服,这才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该有的魅力。

既然已经叫出口,倾世就不后悔,反而还感觉松了一口气。

有些话刚开始说时,觉得很难启齿,等真的说出口之后,就觉得顺理成章。

倾世接着又顺口叫了一句,斩钉截铁的道:“父亲,孩儿发誓。有生之年,一定会亲手手刃布烈山为父亲报仇。”

“哈哈!”

“哈哈!”

“哈哈!”

倾天连续放声大笑三声,笑声传递着欣慰,满足和欢喜。

“孩子,没想到我倾天有生之年,还能亲耳听到‘父亲’的称呼。上天待我倾天也不算薄,足以含笑九泉。”

顿了一顿,倾天继续说道:“若儿,你听见了吗?我们的孩子叫我父亲了,为夫甚是开心。哈哈~~”

本来倾世还有些忐忑不安,听了倾天的笑声,倾世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同时,倾世也被倾天喜不自甚的言语感染,心中暖暖的,“这就是传说中的父爱么?”

“好孩子!好孩子!好孩子!”倾天笑完,连对着倾世说了三个好孩子。

“父亲。”倾世回应道。

倾天又重新打量了倾世一翻,是愈看愈喜欢。

打量了片刻,倾天转而道:“孩子,现在我等还不是沾沾自喜的时候。今后你前方的道路充满荆棘,如今我倾氏一族人才凋零。除了难天和落心二人之外,为父也不知我倾氏族人还存活多少,以后你将要更加小心行事。免得被布烈山为首的仇人看出身份,导致中途夭折。”

“是,孩儿谨记父亲教诲。”倾世躬身作揖。

“布烈山心机深沉,又经过这些年的修炼,实力恐怕早以在王者之上,你日后遇见能避则避。莫要头脑发热,白白浪费了大好生命。”倾天虽然恨不得布烈山即刻就死,但也知道倾世的实力,那不过是螳臂挡车,白送人头而已。

“孩儿晓得。”倾世点头表示明白。

思忖片刻,倾世问道:“父亲,您刚才所说的‘倾覆联盟’,不知这联盟中都有哪些人?”

听了倾世的发问,倾天面露尴尬之色。

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说道:“为父所知不多,只知‘倾覆联盟’以布烈山为首,以及阿尔法帝国皇室和龙城帝国的示氏家族。另外英雄联盟剩余六家中,可能也有几家曾参与其中。除了这些,为父一无所知。”

“好的,孩儿记下了。”倾世礼貌的回应。

“也许难天和落心二人这些年查出了一些眉目,你回去可询问他们。那些幸免于难的倾氏族人和门人,你也可让难天和落心试着联络。不过人心险恶,投毒奸人尚未查出之时,我儿应该小心警惕,别重蹈覆辙。”倾天继续道。

别的还好说,可说到难天和落心,倾世真是头大如斗。

“不是我不想问,可我实在是不知难天和落心是谁啊。”倾世心里甚是焦急。

不过,为了不在倾天面前露出马脚,倾世尽量避免关于难天和落心的话题。

敷衍的应了一声,“孩儿会小心警惕的,请父亲放心。”

倾天不作他想,微微颔首,“嗯,为父相信吾儿。”

“父亲,当时我们倾氏情报部门的负责人是谁?”想起倾氏一族覆灭实在蹊跷,倾世问道。

“情报部门是每个家族的重点所在,所以负责人都是深得族长信任之人,我们倾氏情报堂是由你母亲的弟弟鸿白负责。鸿白与你母亲自小相依为命,感情极好,能力也甚是出众,为父信得过。”

对倾世的这个问题,倾天也曾想过,最终觉得鸿白还是值得信任。

既然倾天这么说,倾世当下也不再说什么。

倾天觉得值得信任,又有鸿若这层的关系在,倾世也觉得问题应该不是出在鸿白身上。

“好的,父亲。那不知我鸿白舅舅是否还尚在人世?”

郑州国医堂医院看病贵吗
北京首大医院
保定牛皮癣专科医院
广东治牛皮癣的专家
宿迁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