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西信息港 > 故事

流浪仙人 第三百零四章 半人马的突袭

发布时间:2020-01-16 23:22:11

流浪仙人 第三百零四章 半人马的突袭

.人马攻坚能力差,那是出了名的!想要攻下纳因图建筑起来的厚壁大垒,只怕不比移山填海容易半分!就现在这几千人来,虽可以在国中纵横驰骋,但稍一延误就会反被他人抱了饺子。因此此话也是有理。但这次周围的半人马们各个面露不怀好意的怪笑之色,似乎是在看自己出丑!

一身旧衣破甲、宛如惨败之兵的山缇乌被他们看得心里直毛,但只有硬着头皮説道:“第三,纳因图斯国中各派一向不合,我来之前也听到一些风声,説是王室内部也有争斗了。现在正是他们乱成一团的时候。如果我们贸然攻击,则会使对方各派警觉起来,甚至暂时放弃矛盾,转而一直对外。到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大酋长带兵征讨此地时,只怕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于整个斯考卢斯部族的征服大计不利啊!”

旁边的半人马术士将领则不服的説道:“正是要乘他们乱成一片的时候迅攻击.来个措手不及是等他们解决了内部矛盾再动手,吃亏的就是我们了!再説我军虽只是先头部队,但后继人马也将6续到来,只要能占据或摧毁地方重要据diǎn,在他的防御布局上打开局面,则可让后继部队长驱直入他国中,对今后的作战有利无弊。甚至可以逼迫他们签署协议,每年供给我等财货,岂不甚好?”

山缇乌哑然失笑道:“攻占敌人据diǎn?!我等能攻下几个小据diǎn就不错了,又哪里有能力去攻击他们的重要据diǎn?需知他们的重要据diǎn要么是顽固的地方贵族把守、要么是能力不凡的王室部队驻守,内里藏着多年积累地灵能物品和法术物品,一旦强攻起来,我军必然伤亡惨重!不如~~”

化为説完,周围地将领们顿时哈哈暴笑起来,一个个笑得面如滴血、喉如连珠炮,宛如看到了一个表演滑稽戏的小丑!而对面那个穿着威武的牧师更是阴阳怪气的哈哈大笑道:“听説您上次在进攻纳因图斯的时候被区区一个几百人的小村子给打地灰头土脸,狼狈而逃。全部更新以前还当是他们造谣,现在才是真是如此啊!哈哈哈哈~~~”

山缇乌心中大怒,只觉得一股邪火直冲脑海,恨不得活拨此人的皮!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得忍气吞声地愤愤説道:“那次是因为我方估计不足,未能做到知彼知己便开了战,不知那村中尚有些厉害的人物。大意之下便被他们强了先机而已。因此我才提醒酋长及各位,务必要小心行事,万不可大意~~”话音未落,便听到下面的半人马术士头领更是趾高气扬的呼道:“你正是因为不能‘知彼知己’,所以才败。ap浏览搜而我军早已知彼知己,此战必胜无疑!”

好大口气!山缇乌终于忍不住冷笑道:“不知您凭什么获胜?就凭手中弓箭、背后投枪?莫要説出此种荒诞之法!”谁料对方也跟着冷笑起来:“我军早已得到三塔联合会的鼎力支持,有无数攻坚守土的法术军资可以使用。攻占个把要塞和城池是小菜一叠!你一不知彼、二不知彼,就不要在此多言出丑了!”

山缇乌大惊,连忙对酋长説道:“此事万万不可!那三塔联合会奸诈贪婪、狡猾无比,梅特卢斯大酋长之败正是因为他们!他们开始的时候花言巧语,诱人开战。一旦真打起来,便提价涨钱;打到激烈处了便漫天要价。

简直是敲骨吸髓的巨贪之徒!比秃鹫苍蝇可恶十倍、比毒蚊水>可恶百倍!您一定要小心提防啊!既然是这些混蛋诱使我等开战、那我等就一定不能~~”

对面的牧师突然打断道:“阁下不比多言!你们与三塔联合会签地是端起协议,故而有此一败。我们斯考卢斯大酋长高瞻远瞩,与他们签的是长期契约,自然没有你等的后顾之忧!再则,此次我们进攻只为破坏敌方据diǎn、要塞等关键防御设施。ap浏览破坏后随即离开。不像你等要死守什么矿山,真是可笑之至!哼哼哼哼~~”

他一口一个‘你等、我等’的,浑然不把投诚过来的山缇乌当自己人。搞得山缇乌练上一阵红一阵白,又见其它半人马将领也跟着呵呵怪笑。心知此时此地对自己极为不利,便一抬手説道:“我只是简易一下,万事皆应由睿智英明的酋长来定夺!”

此话一出,下面的将领、牧师等纷纷请战:“纳因图斯国就在二百里开外,兵至城下而不战,就不怕全部族的男人嗤笑吗?!我等愿昼间兼程的杀他个挫手不及!”那个银丝宝甲的牧师跟是叫嚷道:“听説独眼巨人部族附近地防线正在换防,正可乘此机会杀他们个屁滚尿流!哼哼!听説那个有高人坐镇的法子怒拉村也在附近,不如也一并推平了!我倒要看看这个又破又旧地山村里到底有什么洪水巨兽,把我们的山缇乌牧师吓得不敢前进了!”

东子手放一道柔和地青白色靓丽电光,宛如奇丽异蛇贯入格林姆体内仔细探测。好半晌才收回这无需粘体便能将真力与元神导入体的雷法説道:“奇怪,这一两个月来,占据你奥术仆役法术位地‘东西’似乎已经成熟了,但为何就不见动静呢?按照水元素之神的説法,奥术精魂容易出现但不易合体,若修神术则能改变三魂结构,促使其与自身融合。最新最全电子书下载一旦开始融合,你这东西也将露出真面目。难道是因为你的神术修习不够?”

脸上已经有了些风霜之色的格林姆神色黯然的叹气道:“或许我真的不适合练巡林客的技艺吧。这些天来天天看您写的人与自然,白天趴在地上看虫子闻粪便、晚上躺在深山里吹冷风啃干粮。唉~~哪有什么乐趣可言?练了这一两个月,学会一个‘抵抗元素’就已经很勉强了,至于其它的法术呵呵~~算了~~练‘纠缠术’、‘动物交谈术’这么简单的法术都总是把握不好。跟您説实话吧,我压根就没搞明白是在那么回事!我只想着早diǎn儿结束了练习,回到自己那个破房子里,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不再考虑

山越岭、攀树挖坑的鬼事儿了。这大概就是心态不

对面的东子郑重地diǎn了diǎn头説道:“不错,用这种心态来学习,地确是事倍功半!需知奥术、神术的关键就是去接收和调控‘信息流’,心态不对路的话,别説调控了,就连接收起来都很困难,又怎能深化自己的神术技艺,进而改进‘三魂’呢?要么你再调整调整心态?”

一脸无奈的格林姆低头悲伤的苦笑道:“怎么调整?我是越‘调整’,就越想跑回自己地小窝里呆着。ap浏览搜这大概是您説得‘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吧。真不知道这今后该怎么办?”説话之间那头都扎的低低地,不是因为羞愧而是因为无精打采、志向全消,甚至自嘲似的悲凄説道:“以前还想当什么**师、享受什么‘富可敌国’的生活,唉~~当个屁哟!难道真的是命运如此吗?诸神就不给我一丁diǎn儿机会?!”

对面的东子回到自己的大床上安安稳稳的伽坐道:“什么事情形成了习惯就很难改了。心理上的习惯尤其难改。它与人的生活经历、自我认知有关。一定地经历和自我认知方式就会导致一定的心理习惯。外人看得出问题,但本人就很难了。你既然养成了向往富贵生活的习惯,那还真是难办呢!要么就顺着你的性子,干脆该学财富女神算了?”

格林姆依旧苦笑道:“信奉财富女神就要四处行商,以自己的成就或者对财富的推动而获得神灵的亲睐与恩赐。我现在~~我现在窝在这荒野中,哪还有钱和机会去行商招财?能保住现在一diǎn儿钱,老老实实过完下半辈子就不错了~~説起来,我还真是好吃懒做的家伙呢。更多新章节请到像我这种志大才疏、又贪心的家伙,是不是很差劲儿?”

伽坐在床上的东子只是正色説道:“以世俗地标准来看,的地确确就是很差劲儿,而且是相当差劲儿。只不过我一般不用世俗的标准来看。”对面地格林姆好奇的问道:“那您用什么标准来看?”

正身伽坐地东子哈哈笑了起来:“我为何要用一个‘标准’呢?任何标准都是为了一时只需而创造的,是一个适用于相对静态环境的东西,但‘世事无常’,阴阳变动不休。哪有什么‘永恒的标准’可以去适用一切呢?所以我一般会用世俗的标准大致评价一下当前的情况,然后就会将其弃之,转而去用联系的目光去看待事物。比如你的志大才疏、又贪心在大多数情况下是确定,在极少数情况下説不定还是优diǎn呢。

格林姆继续苦笑道:“您可真会安慰人呀。就算有优diǎn,那也轮不到我了,是不是?”见对方还真的diǎn了diǎn头,只得哭笑不得的説道:“那您説这些话又有什么用处?!除非我改变自己那向往世俗富贵的习惯,才有可能学好这巡林客的神术。但这心理的习惯怎么可能改嘛!”

东子微笑道:“改是可以改的,但一要有机会、二要有恒心、三要有智慧。三者皆难啊。我只是想劝你不要这么早就心灰意冷,説不定以后会有转机呢。”

但格林姆却只是神色凝重的不停叹气:“那什么时候能有机会?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或者等我老的连弟弟都直不起来了,再来一个机会?诸神在上啊,那还不如杀了我算了!”哀叹之后便颓然而座,模样丧气可怜,不复往日的进取之势。

东子正准备在劝説一下,忽然接受到外面巡逻的棱木力士传来讯息:乐琳和刚鬃毛毛猪他们跑来了。于是出门一瞧,两人正急急的跑到身前説道:“不好了!东北面忽然出现了一大队半人马,并开始攻击独眼巨人部族刚刚接手的要塞了!您看那些烟尘,好像打的非常激烈,而且使用了大量的法术呢。”

东子顺着他们的手指抬头一瞧,果然看到一道道浓淡不均的火烟从东北方升起,形势颇为紧急!于是便説道:“看样子半人马是又在疯啊?你们在这里受着,我去那边看看就回。”乐琳和刚鬃毛毛猪吵着要去助战,却被东子叫住道:“不要乱来!敌人的攻击似乎相当猛烈!你们去的话,万一我没照应好,落到了半人马之中,那想出来可就难了!你们在这里保护好村子才算要紧。”言毕将手中的一个翠绿的条纹令箭往空中一丢,旋即迎风暴涨,转头之间已经便成了一条粗如大车轮的大型木制‘眼镜蛇’。

东子又飞身落到它长三角形的膨颈之上,宛如驾着粗短的海蛇畅游大海般,轻盈地腾空而起,在空中划出曲美的轨迹后直向远方而去。

还未飞到那处要塞据diǎn,便在空中远远的看到地面上的半人马飞射出五颜六色的各类法术,划出惊人的长长距离后猛烈轰击到要塞厚壁上。威力普通的赤红色爆裂火雷居然划出千余尺的距离,轰击在厚实的城墙上,炸的烈焰如花瓣横飞、热力如灼刃四射;原本就长长的雷鸣电光,跟是长出一倍有余,几乎拉成了一条异常细长的电光,猛烈的击打在要塞窗户上,电的内中守军哇哇惨叫!甚至连一道道稀疏的碧绿强酸箭也出现了增程效果,飞出弩炮般的极长射程后,依然威力不减的击打在要塞石壁上,腐蚀的轻烟直冒。

饶是这要塞岩石巨垒坚实无比,也被这连翻轰炸打的伤痕累累,裂纹处处,仿佛一个被猛火烤焦开裂的巨大龟壳,随时都会跨成几块了!好在这要塞经过数十年的修缮,根基十分牢靠,躲在里面的独眼巨人士兵死伤并不严重。

但好运总会结束了,当一道道绚丽如七彩箭雨的法术攻击还没完成时,地面上的半人马们便乘着火力优势,边跑边射的向要塞猛冲过去。随着一阵阵半人马的钢铁之雨飞击到要塞上,他们已经大喊狂叫着冲到了城下,并开始使用简陋的攻城器具破门屠城!

长春牛皮癣十佳医院
武汉哪里近视眼激光手术多少钱
贵州哪里有看癫痫病的医院
泉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中山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