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云锋基金核心价值大佬大佬乘数效应缔造新秩

2018-12-06 23:33:27

云锋基金核心价值:"大佬+大佬"乘数效应缔造新秩序

大佬与大佬之间的乘数效应,不仅是钱和经验,还是改变产业秩序的能量。

搜狗拆分的故事在8月上演。搜狐宣布,将拆分旗下的核心业务搜狗,通过出售优先股形式引入阿里巴巴集团和云锋基金作为战略投资人。据初步非约束性意向书的条款显示,阿里巴巴集团和云锋基金共占16%的股份;张朝阳的投资基金也将购入搜狗16%的股份;搜狐则保留大股东的地位,占搜狗公司68%的股份。

一时间互联业内人士似乎都在谈论,与一家电子商务巨头的联姻背后,将会给搜狗带来多大的想象空间。国际投行高盛在研究报告中预测,搜狗此举每年可从与淘宝的合作中获得1000万美元净营收、500万美元的利润,这将推动搜狐2011年净营收和利润分别增长1%和3%。更有意思的细节是,据知情人士透露,在这个项目还没有完全确定的时候,张朝阳已经私下将发布会早早准备好了,迫不及待的心情可见一斑。

在这场联姻的过程中,除了马云和张朝阳,还有一个角色低调的存在着——云锋基金。这是一只由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云和聚众传媒创始人虞锋发起,巨人集团董事长史玉柱、五星控股董事长汪建国、银泰集团董事长沈国军、新奥集团董事局主席王玉锁等“牛人”联合创立的“大佬基金”。而战略投资搜狗,是其首次向媒体公开披露的投资动作。

在商业的江湖中,每个行业都形成了一定的秩序和格局。站在顶峰的人,更有可能改变其中的规则。这只自创立以来就饱受关注和质疑的“大佬基金”,正在以独特的优势确立着自己的位置:从初的“阵容豪华、规模百亿”,到“从战略上帮你改变”,越来越多的人深刻地体会到云锋基金的核心价值——大佬与大佬产生的乘数效应,早已不仅仅是钱的问题。

有资源的钱

对搜狗来说,马云和云锋基金其实是到才出现的。

江湖盛传,张朝阳此前一直与另一家拥有强势用户资源的互联企业──360,洽谈搜索业务的合作。但当时搜狗CEO王小川一心想着“先做浏览器抓客户端资源,然后再发力搜索”,这个路线很长的做法无疑与360有直接冲突之处,双方一直商洽未果。

直到马云和云锋基金半路杀出,仅一个半月的时间,即达成了合作意向。实际上,有传说是马云的两句话影响了张朝阳的决定。句是“我们都是理想主义者。”第二句则是“无论何时,搜狗都姓张。”

马云对人心的把握在中国企业界是出名的敏锐。这两句话,一句针对张朝阳在搜索领域想再创一番天地的理想;一句表明了云锋的钱和资源只是辅助性的,不会有更大企图。

当然,终决定交易的绝不是两句话那么简单。问题的关键是对搜狗来说,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电子商务资源蕴含着巨大的搜索市场,特别是来自购人群的庞大用户量以及连带形成的用户黏性,这对意图通过垂直搜索领域作为前进基地的搜狗来说非常有价值。其实,张朝阳想要的,是一笔有战略资源的钱。

这和云锋基金的角色不谋而合。自创立之初,马云和虞锋就希望云锋能寻找到伟大的企业,并在“钱之外”创造更多的价值。搜狗的项目,马云发挥了的作用,但云锋基金涉及的领域包含互联、消费品、新能源和文化等等。“不同的领域,会由不同的大佬参与进来。”虞锋解释说。这些大佬们都要贡献自己专业的力量:“消费的项目交给沈国军、汪建国;农业的就给刘永好;游和营销找史玉柱;新能源的项目自然会让王玉锁来把关……”

作为发起人之一,虞锋出任云锋基金主席,全职负责基金的一切事务。尽管全民PE(私募股权投资)的时代让投资领域变得越发拥挤,“但是从创业者的角度,这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时期。”虞锋说,我们看到很多有潜力的企业,从企业发展的角度,他们需要好好地想一想,到底那些钱是对他有帮助的。

当问及云锋的与众不同之处,虞锋这样简单地总结:

★商业信息的来源很多,这一点圈内的大佬们很容易得到。

★对企业的鉴别体系很特别,很难骗到这些大佬们。

★增值服务。比如商业模式、竞争态势、博弈方式、管理方法等等。

★退出的路径多样。即使不能上市,各个合伙人企业之间的整合机会也很多。

虞锋认为,在中国的很多行业,往往有了钱就可以先圈地,去占发优势。但是从企业出发,如何在品牌建设、市场影响力、技术整合等方面走得更快才是深层次的需求。作为投资人,就要想怎样地给企业增值,而不仅仅只是钱的问题。

“云锋基金会把行业的经验拿给企业分享,我们要看整个产业链的竞争。你跟你的竞争对手的差别在什么地方?是纯粹的技术差别,还是需要模式的调整?是一次性卖掉还是做服务收费?以及根据上下游的门槛,为企业提供战略上的建议。”虞锋说。

这些正是云锋基金的精髓所在。因为云锋的参与,搜狗的发展开辟了新的阵营,也拥有了更多可以提升自身竞争力的力量和砝码。这种可以改变原有产业格局和秩序的资源也正是云锋独特的力量。

实战“干货”

改变商业秩序的能量不仅如此。除了钱和资源,这些在商场上身经百战的大佬们,拥有丰富的,就是无数实战的经验。“让创业者少走一些弯路,在拥挤的创业大潮中突围。”五星控股董事长汪建国告诉,企业家做投资的角度和纯投资人有所不同。企业家的群体来自各行各业,而且足够,他会从企业发展的角度创造价值,不是更看重资本。而且很多大佬还在行业一线,更加懂得产业的现状。如果离开岗位,价值反而会缩减。

虞锋也表示,投资这个行业是容易分享的。一方面投资人之间分享收益、分担风险;一方面可以形成云锋基金现在的模式:投资者+教练+顾问,即分享实战经验。

此前,《商业价值》跟随云锋基金在杭州参加了一场与浙商企业的对接会,亲身经历了企业家和创业者们的对话。当天,史玉柱、虞锋、汪建国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在双方2个小时的头脑风暴中,这几位企业家很有状态,完全是真刀真枪地把“干货”拿出来分享。

杭州一家车联企业的创始人杨先生率先提出关于企业如何快速做大,如何培养经理的问题。“你要挖掘家庭用车的需求,并提供服务。有两个方向,汽车租赁和传统物流运力。”对于不是老本行的问题,史玉柱的回答十分精简。

“你现在做连锁,一定别在当地招人,那个你是管不住的。”管理的问题汪建国显然回答起来驾轻就熟,并且相继抛出“干货”:“你记住一条准则,老人开新店,心腹开远店。”一番解释之后,创业者听得频频点头。

而对于一个自动贩售机创业者,想通过在机器上加广告的模式再造利润点的提问。以分众和聚众的经验,虞锋毫不避讳地指出问题的关键。“自动贩售机上的广告机会不大。电梯里是密闭空间,而你是在开放的环境下,抓不住客户的。”

更热闹的是,当天在场的企业中,还有许多游创业者。“对游来说,营销推广并不是吸引玩家的决定因素,反倒是玩家的口碑更重要。”一群人围着史玉柱,史玉柱也十分尽兴。他认为现在的游同质化严重,“一家《热血三国》起来了,大家都抄他的。”这种状况一定会有变革,未来需要在如何加强互动上,找到技术、模式或玩法的创新。

对于游公司应该具备的能力,史玉柱指出:“中国游企业的短板,就是策划能力太弱。”许多人将美工视为企业生产力。“事实上,玩家只要进入到了游戏情境,更关注的是升级数值。因此,游戏的策划才是留住玩家的根本。”史玉柱同时还提出,企业想要自身的生产力得到保证,一方面需要在提高研发、策划能力方面多下功夫;另一方面,还可以搭建一个好的研发和策划平台,让别人在你的平台上研发,借助广泛的力量,提升自己的游戏策划水平。

那么,“如何把我们的宜糖米做得像脑白金一样成功呢?”日消品行业的创业者开始请教市场推广的难题。史玉柱的建议是:做一个深入推广的方案,让一个城市有相当比例的人食用你的米,可以先从一个很小的县级市开始,这样的花费比较少,然后用地推、媒体、直销等各种方式去试。只要一个县成功了,和全国就只差一步了。

交流的间隙,很多创业家们甚至开起玩笑,以史玉柱之前一顿午餐拍卖200万元的价格计算,自己不知不觉地已经“聊了100多万”,实在是难得的体验。史玉柱也告诉《商业价值》,什么时候需要参与到项目讨论中来,都由虞锋安排,一个月多一次。“但我们都是实干的经验,这比那些课堂里讲的浓缩多了。”史玉柱还强调,他们有很多是失败的教训,“教训比经验更值得分享。”

寻找伟大的基因

高端的资源,商场的经验,即使不能上市,在大佬们庞大的络下,也有更多企业之间整合的可能——这些优势聚集在一起,正在改变着投资圈子的规则和格局。一位行业内的投资人甚至告诉,未来选择项目的时候,还要多加一条,就是考虑如何和云锋基金抗衡。

但是先天的“牛人”血统,并非代表云锋基金的创立不被质疑。

对于外界存在GP(General Partner,一般合伙人,即VC/PE的管理者),LP(Limited Partner,有限合伙人,即VC/PE的出资人)不分的质疑,虞锋也坦言了云锋基金的结构。大家都算创始人,但史玉柱、沈国军、汪建国、王玉锁等基本不参与基金运营,只是具体到项目上,他们才会参与。“团队也正在摸索更好的管理模式,我们很清楚要想做好,团队的管理一定要跟得上。”与此同时,每个大佬自己也有独立的基金。如果遇到一个抢手的项目,有两种情况——如果这个项目对某个企业家发展很关键,那就他来投;“但通常会大家一起投,心态开放,分担风险,并取得协同效应。”虞锋说。

这些大佬都很忙,真的有时间来管项目吗?“我希望至少3个月,大佬们要和对口的创业家交流一次。”虞锋告诉。史玉柱甚至提过建议,因为这些大佬们每年都在一起旅游,将来不妨选两三家企业的创始人跟着一起,在路上就能给出好多意见。比如向虞锋学品牌管理、向史玉柱学营销战略、马云再讲讲战略……必定胜过无数商学院的课程。

当然,加入到这么“牛”的阵营,要有伟大的基因才行。虞锋告诉,云锋基金看重的不是5或8倍的回报率,这些数字对大佬来说其实没什么区别。“我们要寻找伟大的企业!”,“基金看重企业是否有伟大的基因,能否再次长出中国的Google、腾讯,这是我们的成就感所在。”

“把企业的成功化,而不是把挣钱化。”虞锋告诉,大佬们没有抱着赚大钱的心态。但是从商业的逻辑来看,冲着企业化去努力,结果通常会很好,“真正伟大的公司,回报率一定不凡。”

企业家们会从整个产业链的角度去审视企业,定期到不同的地区进行辅导,不仅仅是普通PE的套路问题。“不只是看一些数字,而是要看行业特征和很多衍生的问题。”虞锋解释说,还包括产业链的位置、上下游的发展状况、未来的可能性、行业的潜力……这些都可以预估到企业的发展。

以华谊兄弟为例。虞锋回忆说当年的华谊还小,自己为什么敢投资它?一是市场的崛起,另外就是看重华谊打通产业链上下游的能力。当时的华谊很单薄,一个片子拍不好就砸了,风险非常大,但是他们懂得用相对稳定的电视剧来平衡收益。更重要的是,华谊大力推进演员参股,改变了原有的产业模式,让演员的收益也来带动企业,这就是一种改变行业的模式,所以值得投。

在未来的商业世界,有可能出现更多颠覆性、革命性的变化。发现和集结更多有价值的企业和人,并帮助他们创造新的产业格局和秩序,也正是云锋基金对自己的价值设定。

磁翻板液位计
净化工程
螺旋钢管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