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西信息港 > 金融

弑天龙纹 第十六章 火凌决·恐燯火

发布时间:2020-01-07 17:26:16

弑天龙纹 第十六章 火凌决·恐燯火

一根黑色羽毛,引起了南宫冥的无限回忆,痛苦,快乐,悲伤,激动,种种感情在这位老人的心中打转,但回忆终究还是过去,永远不可能改变现状,所以,还是要向前看啊。

......

晚饭过后,天外的火烧云渐渐的退去,迎来的,是满天的星辰,几片落叶点水,吓得河里的鱼儿们四处逃窜。森林小屋间,南宫冥望着正在打坐的秦钟道:“钟儿啊,你进入凌徒境也有一段时间了,只是修炼体凌决还是不够的,想要超过同龄武者,必须要学会一种或两种元凌决才行,师傅决定,要传授一种火凌决给你。”“好啊,师傅终于要教我那么厉害的招数了!”秦钟心里的兴奋程度,如果可以释放出来,绝对可以打死一头牛。“嗯,你听好了,这种凌决叫做恐燯火,是步入凌徒境的武者最适合修炼的一种凌决,只要将它修炼至高等境界,用它打伤凌宗境的高手是没什么问题的。”“真的,那我岂不是可以越级对战了?”秦钟激动道。“你想得到是简单,这凌决虽然在下级凌决中算强力一些的,但还不能与凌宗境的高手媲美,凌宗境武者的身体强度与特元强度要远远超过凌徒境的武者,而且战斗经验也是凌徒境武者所比不上的,我刚才只是说这招可以打伤凌宗境的武者罢了,真的想要战胜他,你还是慢慢修炼吧。”南宫冥语重心长的道。“哦,原来是这样,那特元强度是什么啊?”“所谓特元强度,就是指身体对元凌决的防御效果,你的特元强度越强,你的身体受元凌决的攻击就要轻一些,想要提升特元强度,首先是要元神强大,再就是后天修炼凌气的凝固性了。”“哦,我明白了,师傅,请教我这招恐燯火吧!”秦钟道。

“好,到外面去,师傅来教你,呼,好多年没有教弟子修炼了呢,当年在焰炎神殿的时候,想来还真是轻松啊。”南宫冥道。

“身体放松,两手平放在胸前,将自己身体中的凌气提出两成,向手中汇聚。”南宫冥道。“师傅,我已将凌气提出来了,却不知为何凌气到手中后便瞬间跑到外界去了?”秦钟奇怪的问道。“哈哈,那就对了,以为你现在还不会控制凌气的运转,只是提炼的话是没有用的,想要连成元凌决,首先要学会的就是控制凌气的运转,好了,你现在只需要练成这招就好了,师傅先去打坐,成功了之后就来告诉我。”南宫冥哈哈一笑,随即边走进了小屋中。

“控制凌气运转吗?好,来吧,不管是什么挑战,我都要胜利!”

森林中,小屋下,只留下一位少年......

......

万里之外,南星洞中,一位看上去很年轻的女人正坐在何炼心的对面,此女肤白貌美,如画中娇,风风韵韵,正是一位绝代佳人,灵月宗宗主,毕月花!

两人对视许久,却无任何交谈,刚想抬手,随即又放下,都是一般不知所措。

“老狐狸,你说的可是真话?”一句颤颤的声音顿时打破了僵局,此人正是南星洞洞主,何炼心。“我月花又怎么敢骗你呢,你忘了?我们可是同盟啊。”毕月花望着激动不已的何炼心,脸上带出一抹看似温柔的微笑道。

“老实说,我也很想相信你,可是......”何炼心又道。“哎呀,这可不像是你何炼心的作风啊,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多疑了?你就放一百个心吧,事成之后,你我二人各要五成,怎么样?”毕月花拍了拍她那丰硕的山峰,用着妩媚的眼神向何炼心的眼中挑去,这女人要是对着不知情的人抛媚眼,估计是个男人都会上钩吧,不过何炼心可不是什么笨蛋,他可是知道,这女人,少说也要有七十多岁了,只是练了一种可以保持年轻的凌决后,才可以维持二十多岁的模样。

“老狐狸,你的招数对我无效,就别在费力气了,小心妆掉了,还有,你说的这件事,老夫现在还不能给你答复,你容老夫再考虑三日,三日之后,老夫必定会给你答复。”何炼心完全不吃毕月花这一套。

“你,这根本不像你啊,何炼心,你我都知道,如果楚天门灭门了,会对他们的组织造成多大的损失,这次如果不是楚天门门主失踪,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等到这次机会,你却还要考虑三日,万一她回来了呢?”“不要再说了,此事事关我南星洞的存亡,老夫绝不能将自己所创建的门派毁掉,但如你所说,如果事成,这无疑对谁都有好处,而且还是块肥肉,老夫当然也不希望这到嘴的肥肉就这么飞了,此事风险过大,你就不必再说多余的话了,请回吧,三日之后,老夫必有答复。”说完,何炼心便一挥红袍,走出了大堂。

“可恶,这个老不死的,看来我这媚惑术对他还是不起作用,应该又是他那件红袍吧,不过,总感觉他有些不对劲,往日的他,可没那么犹豫......”大堂内,只留下了毕月花与她的随从......

花明镇内,三位黑袍老者站在小镇的边缘处,望着那巨大的深坑,其中一位老者道:“这里应该就是南宫老头的陨落地了,只是,为什么龙纹觉醒,也是在这个地方?”

......

“呼呼呼,这凌决还不算太难,不过最后一步却总是迈不开,这是为什么呢?”秦钟经过了两个时辰的修炼,终于将恐燯火这个凌决修炼到最后一步,但是释放出来的时候,却总是感觉少了什么东西,究竟是什么呢?

望着气喘吁吁的秦钟,南宫冥笑道:“这凌决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掌握得了的,你用了两个时辰就已经将主体部分掌握住,这已经很快了,唯有最后一点,你还没有掌握。”“嗯,我也知道缺了什么东西,但究竟是什么呢?”秦钟点点头道。

“哈哈哈,这得去自己摸索才可以,总有一天,你都要独立的,这不是我这个师傅可以教会的。”南宫冥大笑道。“对了,明天你去上山,将这座山里的野生虎打死拿回来。”

“嗯?为什么?师傅您要做什么?”秦钟问道。“这就不用你管了,记住,要用老夫教你的火凌决打到它,记住,这招凌决,叫做恐,燯,火!”南宫冥忽然严肃道。

“这,好吧。”秦钟没有想到,每天只是砍柴修炼的他,竟然会有一天去单独面对山虎的时刻。

第二日清晨,睡了一觉的秦钟感觉特别的精神,这时候的他,已经赤手空拳的走在了树木茂盛的森林中,寻找着那令人感到恐惧的山虎。

“这山虎也就只有一只,这山这么大,我该从何找起呢?”秦钟自言自语道。

这时,一个声音,传到了秦钟的脑海里“喂,秦兄弟,过了一个月,可别忘了兄弟我啊?”一道金光,从秦钟的胸口处闪出。

六安市第四人民医院
西安市灞桥区人民医院
赤峰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浙江治疗阳痿方法
台州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