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西信息港 > 养生

修真界潜伏指南 第085章 自问

发布时间:2020-01-16 18:35:50

修真界潜伏指南 第085章 自问

繁星漫天,沙漠之中夜凉如水,两头骆驼慢慢的行进,其上两人身上都披了件宽大的斗篷。这正是离开了勒泉的墨非与泉澧。

两人本就没打算在勒泉多留,等到墨非把事情安排的差不多,便趁夜离去。

泉澧不惧寒冷,却对酷热没什么抗性,十分不愿在白天走沙漠,而墨非也不喜欢暴晒,虽然沙漠的夜晚很有些冷,但他也已不是初降临那会那般孱弱,多裹两件衣服还觉得蛮清爽。

墨非仍旧没有在星空中找到走马星的影子,也没有发现任何通讯信号。他觉得自己大约是真的被抛弃了——至少以此作为前提来思考比较符合实际。

那么任务还要不要继续?

盘古级都失联了,即便得到了修真法决,也没地方交付。

若是仍旧执着如此,他必将长期面临着风险。

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这一点本来也不算太要命,这就像是一个山姆国人跑华夏国去了,你要是去旅个游看看风景,尝尝小吃,体会一下博大精深的东方文化,自然没问题,大家没准还会带着善意免费当个导游带带路什么的。

但你要去核物理所,你要去国家量子实验室,或者潜入保密局,这不是明摆着要从事间谍行为嘛,抓住你遣返是好的,直接人道毁灭也未必没可能。

而墨非要干的事情何止是这样,性质上来说,他简直是要潜入偷核弹控制器的节奏——有没有可能性不说,一旦被抓,打出翔是必然的,接着还要审讯清楚他的来龙去脉,最后才能给切成碎块做花肥。

而在修真界,就别想有什么人道主义待遇了。

冒着如此的风险,去做一件注定没有结果的事情,傻子才会这么干。

仔细想想,盘古级的这个计划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让地球联邦获得技术突破”,但火种们其实都是在盘古级上长大的,他们自称“孤儿远征军”,根本就没有在地球生活的记忆。关于地球联邦的一切,他们都是通过全息影像以及虚拟实境来进行了解。地球联邦的技术突破对他有什么用?

说到底他之所以执行这个任务,也仅仅是因为这是盘古级赋予他的使命而已。

现在盘古级都没了,他的使命还有延续的价值么?

那么放弃吗?

凭借他的心智,如果在凡间,他很容易就能找到一份生计,即便想要富贵、想要权柄,也只需要略施一些手段而已,并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

没有人会在意一个凡人的来历,他可以平平安安的过完一生。

这样才是理智的、符合逻辑的、聪明的选择。

但骆驼还在朝着逸仙镇的方向坚定的前进,他却没有一丝调转头的念头。

“显然,我想要的并不是平平安安。”墨非咕哝了一句。

那么我想要的是什么呢?

道法?应该有一部分。没有人能够抵挡道法的魅力,那是一种号令天地,掌控自然的力量,一言动而万法随,道法这种东西只要体会过一次,便不可能不上瘾。运用它令人愉悦,研究它则更让人兴奋,这是一种全新的未知,而求知欲是人类无法抗拒的原罪。

或许还有长生?是的,谁不想长生呢?即便盘古级能够修饰基因,大大延长人体寿命,并且通过智群也能够拷贝、转移意识,在一定程度上实现永生。但这样的永生,比之真正的肉身不朽、神魂不灭就少了太多浪漫,以至于显得太没情调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怎样了?盘古级呢,罗耶呢,千山呢,还有修夜、古河、陌客……他们都去哪儿了?如果不能弄清楚这个,墨非觉得自己无法安心。

而想要搞清楚这个秘密,踏入修真界便势在必行。墨非了解他们,五百名火种,没有一个是泛泛之辈,他们在这个世界降临,便一定会留下痕迹,而想要找到这些痕迹,最好的办法,就是重走他们走过的道路。

“呼……”墨非吐出一口气,忽而觉得心神轻松了许多,他自嘲一笑,喃喃自语:“我这算不算念头通达?”

他身后的泉澧一直在看着,见其忽而仰望星空,忽而低头沉思,一会儿叹气,一会儿自语,最后竟又莫名的露出了笑容。她看的有趣,此时见他神色轻松,不似昨日夜间那般强自镇定的模样,知道他大约是解开了什么心结,道:“想到了什么好事?”

“嗯,是有好事,解决了人生一大疑难。”

“哦?说来听听。”

“人生三大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往哪里去。如今我已部分解决了最后一个问题,只觉心头宽阔,神台清明,前路茫茫却已然不惧,是以开怀,因而欢笑。”

泉澧本以为他会说出什么古怪话来,但此刻听他剖白心迹,话语中隐含大智慧大解脱,讶异之下,细细品味,便觉那人生三问实在直指本心要旨,若是堪得明白,不亚于道家真言与佛家宝偈,能使人拂去心头尘埃,重见真性。

此时见他发自心地的松快模样,不由便有些羡慕,也有些被其情绪感染,道:“闲步悟道机,随心了真如,确是好事!当浮一大白!”

墨非一笑,“恰好我这里就有酒。”说着手腕一翻,从储物戒指中掏出一瓶葡萄汁递给泉澧,自己则拿出另一瓶。

“杯子呢?”

“大丈夫行快意事,喝酒哪里还用杯子,来来,对瓶吹。”

“你是大丈夫,我可是小女子。”泉澧嘟囔了一句,却见墨非已经拔下酒瓶上的木塞,扬起脖子,咕咚咕咚的大口而饮,酒液溅湿衣襟,清风拂动长发,大有浪子游侠的豪快之风。

泉澧自不会学他,她还记着上次自己出糗的事情,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小口,感受着细碎的气泡在唇齿间噼里啪啦的爆开,觉得凉爽无比。原来如此,怪不得墨非叫它汽水,确实十分贴切。

她正品着酒,却听墨非突然一声大笑,抽出腰间长剑,以酒瓶在剑颚上轻敲,唱到:“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泉澧一愣,但听又唱:“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罗耶、千山,还有修夜、古河……诸位伙伴们,等着我,我定会找到你们的行踪,然后再次相聚。

(降临卷完)

北京儿童医院顺义妇儿医院
崇义县妇幼保健院
重庆治疗盆腔炎医院
锦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湖北看白癜风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