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西信息港 > 养生

惹火狂妃殿下宠翻天第二十九章不让外人看笑

发布时间:2020-01-21 20:38:46

惹火狂妃:殿下宠翻天 第二十九章 不让外人看笑话

“你到底是何人?”

殷宁撇了撇嘴,她也想用这句话砸眼前的老胡子。

这群人一句话不说,就将自己绑到了皇宫中。她还没抱怨一句,却被人揪住反问。

“先生是否要先说明自己的身份?”

殷宁的镇定自若,让那人刮目相看。

那人也知道自己是急躁了,沉吟一番,说道:“我是大京国的国师。前不久,我经过占卜得知,你日后对我们大京国的影响颇深,所以才想请你前来。”

殷宁挑了挑眉,扫视着周围的护甲卫士。

“这就是你们请人的态度?”

国师不自然地咳了咳。

“是我的态度过于焦躁,让他们误会了。”国师似乎是真的急得不行,他不停地擦着汗,“姑娘,你真的和大京国的皇族没有关系吗?”

殷宁皱眉,从原身的记忆来看,她可是实打实的殷家人。

“我本家是春彤城的殷家。”

殷宁的话音一落,国师眼中像是猛然炸出一道光彩来。

“殷家?”

国师的话还没说完,就有一道声音插了进来。

众人闻言,纷纷下跪。

他们现在呆的地方,并不像是个宫殿,而像是一个巨大的凉亭,只是四面比凉亭多了十二根柱子,柱子上挂着霜色的纱帘。

中央只有一桌和一榻,桌上放着一个黑色的方形盘子,盘子里铺着一层浅浅的水中,水中散着几颗细小的落樱石。

以这桌榻的摆放划分四面,那声音便是从正前方传来的。

殷宁抬头去看。

首先跨进的,是一双祥云图案的金靴,五爪金龙从盘踞到上,他头上还带着冕旒。进来之后,他温和一笑,头上的冕旒悠悠晃荡。

殷宁面色一凌。

她没想到,竟然会惊动皇帝。

“这位,就是那个引动异象的姑娘吧。”

大京国皇帝面容慈祥,大概三四十岁,国字脸,浓眉悬胆鼻,眼睛不大,但他望向你的时候,似乎能看见他眼眸中闪过的精光。

国师轻轻躬身,垂首道:“是的。”

虽然在场的,只有他,国师和殷宁三人直挺挺地站着,但殷宁却并不怯懦,只想着,这两人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皇帝也没有责怪她的行为。

他只是个普通人,殷宁这种天选者,自然是不太理会凡人的皇室贵族。

“国师,你说说那天的异象。”

国师一顿,走到桌旁,伸出袖子来轻轻将那方形盘子的水拨了拨,只见随着他的手,水面竟然升腾起一片金银的丝线。丝线缠绕着,隐隐约约能看出一个女子窝在石台上睡眠的样子,她身边还高低趴着四只妖兽。

“呀。”国师惊叹一声,看向殷宁的目光,更是惊骇,“我占卜的预兆,从未这般清晰!”

殷宁虽然不懂他所说的,但看那半空中用金银线勾勒的画面,也知道这女人,应该是桂月之仙。

皇帝瞄了殷宁一眼。

殷宁觉得他的眼眸中充满算计,但自己身陷此地,却是不好和他们发生冲突。

国师稳定了心情,便徐徐道来。

“大约十五天前,我的占卜盘里突生异象,便是姑娘所见,只是不甚清楚。”国师指了指那铺着水的盘子,继续道,“十四天前,春彤城上空出现异象,神殿人说,是神的遗言出现了,我当时占卜所见,亦是上次那般;十三天前,一股龙气依旧从春彤城蔓延而来,我便知道,春彤城中,不是有异星降临,便是有人引动天轨。今日姑娘依赖,占卜的星相如此清楚,我便能肯定,姑娘定然与天轨变道有关。”

他顿了顿,望向殷宁的目光殷切无比。

殷宁只能从他言语中,听出自己引动了异象,其他却不甚明白。

“我只是春彤城殷家的女儿,其他一概不知。”

见两人沉默,似是在等她开口,她便缓缓说了这一句。

皇帝眯了眯眼眸,突然说道:“我听说殷家主这几日正巧在京城,不如就请过来当面对质。”

殷宁可不想见他,但显然这两人认定自己跟皇室有关,她想要证明自己的身份,也只能通过殷明了。

正当殷宁思考逃脱办法时,只见一个宫女疾步走入,凑到皇帝身边,低声说了几句。

皇帝本来不虞的神情淡了些,笑逐颜开地说道:“既然来了,自然要迎进来。”

他的话音一落,一道熟悉的身影缓步而入。

仞寒?

殷宁知道神殿在朔光大陆地位不同,但她没想到仞寒这个小小品阶的审判者,也能得到皇帝的隆重迎接。

皇帝还不等他靠近,便快步迎了上去。仞寒的身子才躬了一半,就被皇帝亲手扶起了。

“仞大人今日前来,是为何故?”

皇帝本就慈祥的面容,更添温和。

仞寒正正看了他一眼,而后转向殷宁,说道:“为她。”

皇帝面色不变,国师已有些失礼地打翻了他的占卜盘子。

皇帝听见响动,轻飘飘地到了他一眼,问道:“不知这姑娘有何特别之处,让大人另眼相待?”

这是在套话!

殷宁一惊,张口就想拦截仞寒的话。

仞寒却示意她不要开口,四两拨千斤地说道:“殷宁自由她的独到之处。”

皇帝淡淡一笑,不再过问。

“我今日来,便是听说她被皇上接进了宫里。只是我还找她有事,能否请皇上让我将人带走?”

皇帝微微挑了挑眉,装出苦恼的样子,说道:“这可不行。大人是神殿中的人,朕可不想恶交,但现在事态紧急,就算是神殿的要求,也只能退居第二了。”

仞寒没想到,就算是搬出了神殿,他们依旧不让步。

两方正僵持时,殷明姗姗来迟。

“哎呦,我的女儿啊,总算找到你了。”

殷明一进门,就表现得很是喜欢她,像是自己有多疼爱她一般。

殷宁拧紧了眉头,不齿殷明这番作为。

原本她是垂着手,如今看到殷明来了,便环胸而立,仰着脑袋看着他,对于他那状似亲近的抱怨听而不闻。

亭子里只有五人,除了殷明以外,都寒着一张脸。殷明顿时有几分尴尬,但他却还端着笑。

“女儿,你别闹别扭了,跟着爹一起回去吧。”

殷宁依旧不想理他。

她想得通透,就算他将殷家的那些肮脏事情捅了出来,这皇帝和国师也不一定会站在她这边。他们家虽然是不入流的家族,但还是高天赐者和凡人一等。

殷明会在皇帝面前卑躬屈膝,也只是因为皇族里有一位天才天选者,并不是因为皇帝的地位。

殷宁想要从殷家讨回公道,皇家并不是首选。

再者,她也并不想让外人看自己的笑话。

北京市顺义区空港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市东海医院预约挂号
山东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云南重点牛皮癣医院
贵阳著名的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