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西信息港 > 军事

深山中的修道者 第八十五章 人庙会 抢红绣(上)

发布时间:2019-10-11 21:33:42

深山中的修道者 第八十五章 人庙会 抢红绣(上)

黄昏西斜,将西山染红。

白龙雪山下,三月三庙会,游客往来如织,人声鼎沸。

三教九流,走卒艺人,不绝其间,山上山下,人烟阜盛。叫卖声,讨价声,欢笑声,诸般声语不绝于耳。

山道上,有林荫歇脚的游客,有烹茶煮茗的卖茶郎,有挽篮叫卖的采花女,有沾汗而行的男女,有拄竹慢步的老人,有踊跃跳行的小孩,或是裙带相帮,或是步履匆匆,或是驻足而望山间夕阳景色。

世间百态,不一而足。

沿路上,庙会中的各项带有浓郁民族特色的活动杂耍,赶着黄昏将晚,已经吸引了不少驻足围观的游客。

喷火、变脸、变戏法儿、吞剑、碎石、斗鸡、戏猴等,更有对歌,篝火舞蹈,摘绣等适合青年男女玩耍的民族活动,是热闹。

此时,山脚下的一段偏僻河岸。

一乌篷小舟慢慢划水,靠近岸边。

船头,江小白撑着竿,江小鹿和大黄在乌篷里张望。

白龙雪山三月三的庙会,是往年整片大山热闹的时候,江小白和往年一样,带着小丫头来赶场热闹。

小舟停靠的河岸很是偏僻,于往日的经验,白龙雪山山脚下旅游景点的码头,是不准停靠这种乌篷小船的。

这处河段,是他数年来,来白龙雪山上山采药的一处上山口,熟悉不过。

江小白撑杆将船停靠至岸边,然后抱着小丫头跳上了岸,大黄也轻车熟路地跟了上来。

然后,他又把纤绳系在岸边一颗小树上,便抱着小丫头走进夕阳金染的山林。

二十分钟后,江小白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山脚下的庙会。

庙会似一年比一年热闹,山脚广场,还有山道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人脑袋。

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如水在锅炉烧开了,把西边的晚霞都要震散。

和寻常人一样,江小白抱着小丫头,在这盛大的庙会里四处张望,游玩。

始终在山中清净惯了,偶尔赶一次热闹盛会,见一下锦绣繁华,也颇让人愉快。

当然,愉快的,当然要属小丫头和大黄。

庙会中,当属吃和玩多。

大山里各民族的风味小吃、琳琅满目,香飘满山,令过往游客都食指大动;还有各种工艺手玩遍布,如布偶、纸鸢、风筝、竹箫短哨,皆为小孩子喜欢的。

在山脚下的宽阔广场上,便可见各式各样的风筝在上空迎风招展,大的几丈长,如长虫盘空,小的就是尺许多,精致小巧,多是游客带着孩子在戏耍。

小丫头一来庙会,就嘴馋买了几串烤串,放在嘴里啃,吃的吧唧香甜,又见了风筝,要玩风筝。

江小鹿在江小白身边长大,不似平常小孩一般,有各种好吃的好玩的,除了大黄,也少有三五玩伴。江小白也心知对小丫头的亏欠,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

他买了一张燕子风筝,便带着小丫头去了广场。

广场上,江小白把风筝放到天上后,就把摇线交给了小丫头。

江小鹿笑呵呵地围着广场跑,大黄追着后面转,时而跳跃一下,一人一犬玩得欢声笑语。

江小白就静静地站着,笑着看夕阳晚山,风筝笑语,觉得心中安然满足。

他喜欢这份拥有的宁静。

夕阳渐落,夜色降临,庙会升起一片红黄灯火,这份热闹更衬托出几分。

夜色来了,江小鹿放了一会风筝,跑的小脸红彤发汗,就被哥哥江小白喊停。

他宠溺地帮江小鹿擦了汗,便抱着她往山上去。

现在,庙会才是正热闹。

山道上,灯光充足,并没有什么不便。这里被开发成了旅游景点,硬件都挺好。

沿路上,老少相扶,欢声笑语;青年男女,手牵手,头戴花环,青春蜜意。

其间有身穿各民族服饰的人们,增添了几分色彩。

到了山脚的一个宽阔之处,便是庙会的真正中心。

一进来,便可觉得这里的空气都比其他的地方都热些。

夜色下,人群摩肩擦踵,往来非凡热闹。

热闹的当属,各大游戏杂耍,民族歌舞活动,每处都有一堆人围着。

江小白来返于其间,江小鹿看各种杂耍,乐的拍手直叫。

“哥哥,那火是怎么从人嘴里喷出来的?”

“哇,剑进了人肚子,不会扎穿吗?”

“胸口锤石头,哥哥,小鹿记得上次花灯节,你把一个大和尚打晕了吧。”

“……….”

小孩子的世界,对什么东西都好奇,都要问上一遍。

江小白应付惯了,或是认真解释上两句,或是让小丫头自己乐。

而大黄呢,人多怕跟丢,就伏在江小白背后的竹篓里。

两只前爪搭在竹篓边,黑溜溜地大眼睛珠子跟着乱转,还时不时喉咙里呜呜两声。

因为大黄的存在,江小白这一行稍微让人觉得有些怪异和反感。

“这人怎么带只狗啊?也不怕伤人。”

有人怕狗,或是顾及到安全因素,对江小白指指点点,纷纷避开江小白的周围。

不过这样,倒少了一些拥挤。

江小白自然不会在意

,自如自在地在人流中和小丫头看着热闹。

一会儿,他们到了一处热闹的地方。

围观的人大都是青年男女,欢声笑语,叽叽喳喳。

而他们围观的场地,就是一个叫“抢绣球”的民族活动。

一位穿着少数民族服饰,主持活动的山民,正拿着话筒讲着活动的规则。

很简单,谁抢到绣球,便可以送给自己喜欢的姑娘,活动方还会送上一些礼物和祝福。

其实,就是个鼓动荷尔蒙,大胆求爱的民俗活动。

活动场地是一片直径三四丈的木桩林,边缘往中间,从低到高,层层递进,每个木桩周围相隔三尺左右,在中间,是一根可供一人站立的大木桩,上面插着一根一两高的旗杆,一个排球大的红色绣球悬着线,挂在上面。

活动规则就是诸多挑战者一齐登上木桩,到中间取下绣球便算成功。

其中,中央的木桩有两米高,危险性有一定,但不大,木桩间隔下也撒着厚厚的沙土和茅草。

古来,少数民族有“尚勇求爱”的风气、民俗,一直流传至今。

周边围观的青年男女听了,男的忍不住跃跃欲试,女的也眼睛骤然发亮。

在这么多人的围观下,若是能成功摘得绣球,送给自己喜欢的姑娘,实在风光的紧。

而女生也差不多是这种想法,若是郎有情,妾有意,绣球锦上添花,引周围人羡慕,浪漫的紧。

一时,周围的青年男女们都已经活泛开了心思。

(想翠更的,想认识小姐姐的的道友,请加群,群号在作品相关章节里。)

北京牛皮癣医院去那家好
贵阳牛皮癣治疗需要多少钱
安徽市治癫痫病哪家
江苏早泄怎么去医院看
山西白癜风什么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