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西信息港 > 军事

天下一锅烩 第八十九章 赔掉裤子

发布时间:2020-01-07 14:30:11

天下一锅烩 第八十九章 赔掉裤子

第八十九章赔掉裤子对情郎之类已经明显是在污蔑若水名节的话,管事在说出口之后就有些后悔了。比起半路重生的若水来,他可是地地道道的大凌王朝人,自然甚是明白女子对名节的重视,甚至已经超过了自己的性命。

他怕若水听了一翻脸,自己好不容易下了决心签下的契约,又变成了废纸一张了。

然而,预想中的暴怒并没有出现,若水竟然好似完全没有听到似的,居然就这么随手将那契约拿到了自己手下,歪歪扭扭写过了自己的名字之后,又按上了指印,到了也没有说是翻个脸什么的,倒让一时口误的管事,战战兢兢了好一阵子。

至于李显,他关注的只有若水的情郎是不是他。

又让李显将这契约书照原样誊抄了一份,双方签字画押之后,各自收了起来,若水这才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起了重点。

"关于这场比赛的内容,之前也提过几句,就是楹联大赛,说白了,也就是对对子大赛。设上一二三等奖,让湘南县,乃至整个郴州的学子们都来参加,当然,这可不是免费的,报名费每个收他二十文。李公子,你觉得这个价格你能接受么?"

乍一被问到,李显有些呆楞。他倒是没觉得收报名费有什么不妥,一听若水问他话,便直觉的就开始算起了二十文钱的帐。

一文钱两个馒头,二十文钱四十个馒头,一天吃四个馒头,四十个馒头吃十天,嗯~差不多小半月的伙食费,于他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所以他算完之后,便朝若水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确实负担得起。

不过,他到底是对银钱这方面的敏感程度太低了些,浑然不觉这二十文钱到底算多算少,只是从自己的角度考量着,觉得价格还算合理。

但是对于管事来说,如此便宜的报名费就着实让他有些难以接受了。难道所谓能让他冲出湘南,扬名郴州的大型赛事,居然有着这么廉价的门槛,这不免让他觉得有些不真实了。

不过,至少他还没有当场翻脸,因为之前的事实证明,若水虽然经常语出惊人,却总是能够找出足以让他接受这些惊人主意的理由。但是,适当地问一下还是应该的,总不能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听下去吧~

"那……敢问这一二三等奖,是什么点心?"

二十文钱的报名费,奖品也就配拿个点心了吧~管事如是想。

"开什么玩笑?且不提整个郴州,光是这湘南县又有多少举子?我们赶在秋试之前办这场大赛,为的就是能让他们有足够的兴趣来参加,奖项自然要设的足够有吸引力才行。我看这一等奖就设成五百两,二等奖三百,三等奖一百,你看如何?"

"……"

管事没答话,他在忙活着算计呢~

二十文一个人,五十人才是一两银子,八百两可就是四万人啊~就算整个郴州所有的考生都被他给拉过来了,那怎么算也是个赔本的买卖!

就在管事越算越皱眉的时候,若水依旧还没停下自己的设想。

"嗯~一等奖自然要只设一位,显得独一无二么~那二等奖的人数也不宜太多,马马虎虎弄上十个位置,至于三等奖么~李公子,一榜进士能有多少个?"

李显也没答话,他自从听到"一等奖设为五百两"这句话之后,就已经失去了正常的思考能力。

但是他没反应,不代表别人不会反应,本来就觉得一个奖项设一个人都赔掉了裤子的管事,一听见若水居然还在那算起了人数,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不,你等会儿~你知道五百两银子得是多少报名费才能凑得起来吧?是,为了提高名望,赔点钱也无所谓,但是应该不至于让我把整个状元楼都赔进去吧!你知道一榜进士有多少人吗!"

然而,若水只是拿着眼角瞄着他,表情无辜的很。

她当然不知道一榜进士有多少人了,不然也不会去问李显。

"呸呸,我是说,这就不是一榜多少个进士的问题!你有没有算过成本!按你这种慷慨的设定,我要倒贴多少!"

"谁让你倒贴了?我可是向你保证过要让你赚个钵满盆盈的,难道管事大叔不信我么?"

你这么个花法的,让我怎么信你!

管事在心中默默的呐喊道。

不过看若水自信满满的模样,他到底还是压下了自己满肚子的疑问,闭上了嘴。

看那管事心疼的要死的样子,若水心中暗爽,便故意不说赚钱的事,就着如何铺张花费,大造声势方面,没完没了的讲了起来。

"到时整个湘南县的举子,对了,还有郴州,那么多的举子都来参加这个大赛的话,你这状元楼的地方太小,恐怕放不开这么多的人。你看,那条锦罗江……"

若水说到兴头处,便"噌"地一下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快步走到露台上去,指着远处那条银练长河,大声说道。

"到时候我们雇上几十艘大船,在江边一次排开,请些名伶歌妓,摆上大戏台,把这气氛热热闹闹的炒起来。白日是初赛,晚上才进入决赛,我们再买上成百上千个烟花,将这湘南县的夜晚,照得比白昼还要明亮……"

还没等若水畅想完,只听背后"啪"的一声脆响,她好奇住了口,回过头来,正看见浑身哆嗦的管事,手里正攥着一只捏成了碎片的茶杯。

"你怎么了?管事大叔?是被我描绘的美好场景感动了么?哈哈~我就知道你会喜欢~"

明明知道他是因为心疼银子而气得浑身哆嗦,一时失控才捏碎了茶杯,若水却偏偏还要曲解他的意思,说成是欣赏,其实摆明了就是知道他在这时候绝对不会拿自己怎么样,存心是要气气他。

"你……你这败家丫头……哎吆~气死我了~"

眼看着管事已经气得满脸的肉都抖了起来,若水终于收齐了玩笑心,开始正经说起了赚钱的部分。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口碑怎么样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邯郸治疗睾丸炎方法
汕头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