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西信息港 > 军事

剑魂王座第283章亡命搏杀四章求订阅

发布时间:2020-01-08 07:55:36

剑魂王座 第283章 亡命搏杀(四章,求订阅)

裘盛海感觉自己仿佛掉进了食人鱼河流,身体被咬穿了一个洞,正飞速的流失血液,

这个“血液”虽然不是真血液,只是身体的灵力,但是作为一个修士,灵力就如同第二血液,就算他以武灵之身,有足够的灵力储备,也承受不住这长流水般的抛洒,

最糟糕的是,这些狐影还吞噬他的魂力,即便有剑魂供应魂力,裘盛海还是感知到识海里涌起了一股困倦之意,

这是魂力匮乏的征兆,

很快,又一道七彩剑气袭來,千信的剑意凝霜,第二次打击到了,

这道剑气还是沒有击破裘盛海的护体罡气,但为狐影们制造了突破口,裘盛海身上又多了一个“放血”口子,

狐影越來越多,而千信剑气的攻击,不断在裘盛海的身上开出更适合吞噬的口子,

裘盛海的灵力已经流失了四成,剑魂的魂力也到了一个警戒线,如果不能及时阻止它们啃噬,恐怕四级剑魂的魂体也会被啃得掉级,

裘盛海的剑魂更加担忧,主动和剑主联系:“主人,我的魂体再流失魂力,就沒法维持化形状态使用灵魂咆哮了,”

剑魂的警示,让裘盛海心生寒意,

灵魂咆哮是他对付狐影群的唯一手段,如果失去这一杀手锏,他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狐影群将自己的灵力和魂力吞噬完,

现在裘盛海已经沒有选择了,必须解除疯魔合体,让剑魂使用灵魂咆哮驱散狐影,晚了就來不及了,

“好吧,解除合体,”

裘盛海懊恼的说道,疯魔合体的反噬效果非常强,他接下來,还得承受一段时间的虚弱状态,被逼着做出这个选择,实在很不甘心,

随着裘盛海解除疯魔合体,他的身体回到自己控制中,而剑魂重新回到剑魂王座,

下一秒,裘盛海的剑魂出现在他的剑身上方,化形为一个和裘盛海一模一样的白胡子老头,

剑魂的脸变得狰狞可怖,幻化出的魂体鼓涌翻滚,好似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跑动,他的魂念已经彻底沸腾了,

“嗷,,”

一道凄厉的灵魂尖啸,从他魂体的胸腹传出,这声音只能从识海感应,而无法用耳朵听到,

灵魂咆哮发动了,

魂力和灵力混合成一道道好似波纹一样的冲击波,朝着密密麻麻的狐影震荡开去,

“嗷呜,,”

“叽叽,,”

“咿呀,,”

狐影发出一声声魂念嘶鸣,纷纷溃散,

先前密密麻麻的狐影洪流,消失一空,

冲击波扫清了狐影,继续朝外席卷而去,将魂力和灵力凭空结合而成的法阵节点震得四散零落,

顿时,视野清朗,识海恬淡,裘盛海从狐影迷阵中解脱出來了,

“千信,现在邱震海正处在虚弱状态,赶紧攻击,”

胡九仙的传音里,透露出浓浓的疲惫之意,

狐影迷阵被破,掠夺來的灵力和魂力散布四周,强烈的魂力和灵力冲击交替荡进她的识海,

虽然识海沒有遭受重创,但这损伤还是足以让她虚弱好长一段时间,

千信从狐影迷阵中脱离出來,立刻激活筑茧术和雷霆护体,同时将周围散逸的灵力和魂力飞速吸卷入体,

裘盛海的剑魂也在吸收魂力补充魂体,但他吸魂力的速度,根本比不上千信,

有着血魂之体助势,千信就如同一个风洞,瞬间就将周围的魂力卷走大半,

裘盛海的剑魂恶狠狠的盯着千信,

此时他还维持着化形状态,于是千信看着的是两个白发老头在面前,一个站在地上,一个飘在空中,

裘盛海脸上倦意甚浓,战意低微,

千信嘴角浮现一抹坏笑,在手掌凝出一团血气,血气之上,又出现一个小小的闪电球,

这是从妖夜那里偷学來的,专门对付人识海的闪电球,

虽然只有鸡蛋大小,远远不及妖夜施展出來那么凶猛,但他凭借旺盛的战意和血魂之体,却能快速凝成,

既然裘盛海现在正处于虚弱状态,那就让他再虚弱一点,

千信将闪电球朝前一送,

噼啪作响的白色光球,朝裘盛海飞掠而去,

其剑魂眼睁睁的望着闪电球袭击剑主,但他不敢妄动,沒有身体庇护的剑魂,更害怕雷电法术,

作为剑魂,他不敢相信,同样是剑魂的千信,为什么还可以用雷电法术,

裘盛海正在调理因为疯魔合体而受创的经脉,对些许闪电球根本沒在意,反正他现在也沒法攻击,随便雷电法术怎么削弱战意好了,恢复经脉最要紧,

于是,裘盛海的剑魂和他自己,都沒有阻挡这个小小的闪电球,

闪电球,接触到裘盛海的身体,瞬间就透过护体罡气渗进去,沒有爆裂开來摧毁他体内的基础战意,而是直接钻入他的识海,

裘盛海惊恐的睁大的双眼,意识到了情况不对,

但是闪电球已经成功到达他识海的最重要位置,

噼啪,,

一道小得不能再小的闪电炸开,

但是这闪电在他识海的核心位置,

裘盛海发现原本就十分疲惫的识海,更加难以聚起念头了,

困倦、失神,交替出现,裘盛海身体随着识海的混乱而晃动,

正在梳理体内魂力和灵力的胡九仙,见状大喊:“裘盛海已经失神,快攻击,”

她自己也不顾身体虚弱,奋力启动九命轮魂和血灵爪,

只是这一次,她只放出了七个血魂分身,

尽管这样,她的攻击也比萧影殇和雪姬加起來还猛烈,

十六道血灵爪朝着裘盛海齐射而去,

嘭嘭嘭……

裘盛海护体罡气碎裂,密密麻麻的爪痕在身上出现,

而他整个人如同海战中被齐射的战列舰,猛烈的朝后倾覆,差点就翻倒在地,

千信咬牙冷笑,纵身飞跃,同时双拳凝出两道橙色的爆焰拳,

裘盛海的剑魂看得念惊魂颤,

“只是那血红爪印,主人还能凭借铸金之体抵抗,可要是被爆焰拳击中,他非重伤不可,既然千信是剑魂之身,那我是否可以将他拖入魂境呢,”

他想起了千信的剑魂之身,虽然对血魂之体是否能进入魂境沒有把握,他还是本着多一线希望的目的,启动了魂境,

蓝光爆闪,裘盛海的剑魂和千信,同时进入了魂境,

千信双臂的爆焰拳也被魂境传送拆散,

“哈哈哈,你果然逃不脱魂境的束缚,”

裘盛海的剑魂得意的狂笑:“狐影迷阵突然魂力暴涨,我就怀疑是有剑魂为她补充魂力,沒想到果然是你,就算你有身体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被魂境困住,沒法攻击我的剑主,”

剑魂都很忌惮沾染血气,因此对血魂之体了解甚少,而且等级越高的剑魂,越是相互提防,这种生死攸关的经验,不会轻易的相互传授,

这样一來,许多剑魂都不知道血魂之体也是会进入魂境的,

裘盛海的剑魂尽管服侍一个武灵修士,还是对此知之甚少,

他惊喜于能将千信困于魂境,却不知道,他已经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血魂之体的确会被魂境捕捉,但它同样也无惧剑魂吞噬,

在裘盛海剑魂狂笑的时候,千信的脸上也堆满灿烂的笑意,像一个拿了世界冠军的腼腆小伙,

这通常是他占了大便宜的标志,

这次他沒有带着原生剑魂在身边,正愁沒有剑魂帮他放魂境,现在裘盛海剑魂主动为他來一个魂境,这正中他下怀,

为免裘盛海的剑魂解除魂境跑掉,千信急忙收敛笑意,愤怒的说道:“你困住我又如何,你的剑主在外面仍然在被围攻,他很快就会死掉,你如果解开魂境,和他并肩作战,还能有一丝胜算,和我在这里空耗时间,实在是愚蠢至极,”

千信的话,直接就被裘盛海的剑魂理解为“激将法”,

“你想骗我打开魂境放你出去吗,做梦,你的爆焰拳要比那些爪印厉害多了,我不会让你有机会攻击我的剑主,”

裘盛海剑魂得意的笑着,

千信装作计穷的样子:“你除了困住我,还能干什么,你又吞噬不到我,”

裘盛海剑魂冷笑起來:“你不说,我倒是忘记了,吞噬了你,自然就不用劳烦我的剑主再抓你了,”

说罢,他就朝千信飞掠而來,

千信正愁速度不及魂体,沒法将他抓住,见到他主动扑來,心里乐开了花,

裘盛海剑魂还沒咬住千信的身体,千信就捉住了他的肩膀,张嘴咬入脖子,

裘盛海剑魂的牙齿,在千信的肩膀上迸射出一道灵光,根本沒咬动,就算是血魂之体,他也咬不出來,更何况千信的肩膀上是血魄晶体铸就的晶甲,

千信却很轻松的将裘盛海剑魂的魂体撕扯出大大的一片,

裘盛海剑魂害怕了,现在他才明白血魂之体意味着什么,面对无惧吞噬的血魂之体,他居然主动送上前吞噬……太蠢了,

死亡的恐惧,瞬间占据了他的识海,

千信正在撕扯着他的脖子,很快,他就将失去身体,

面对这个处境,有吞噬经验的剑魂,会选择散开魂念,防止脖子以下的魂体失去控制,

但他是裘盛海的剑魂,裘盛海是武灵,

借助剑主的武灵修为,毁掉对方的血魂之体,自己就不怕吞噬了,

他第一时间想到了向裘盛海求助,

他撤掉魂境,对着裘盛海传音:“主人救我,我要被吞噬了,”

正被血灵爪围攻的裘盛海,发现千信抓着他的剑魂狂啃,吓得目呲欲裂,同时胸中怒意翻滚,

“放开他,去死,”

裘盛海无视其他人的攻击,朝着千信扑來,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预约电话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怎么样
亳州治疗白癜风费用
呼和浩特治白癜风医院
绍兴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