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西信息港 > 育儿

紫血圣皇 第141章,你知道他是谁吗?

发布时间:2020-01-16 20:28:57

紫血圣皇 第141章,你知道他是谁吗?

面对众望所归的秦墨,刘白恨不得把厉行知碎尸万段,都是他害的自己如此狼狈,这一刻刘白甚至有些怀疑,秦墨就是他要寻找的那位至尊,

骑虎难下的刘白,却并不准备就此妥协,他好歹來自火神王部,且他很快便抛弃了秦墨会是那名至尊的想法,

秦墨身上的气息太弱,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战胜自己,更别说是与人王一战了,

“免礼,”秦墨抬了抬手,

“谢大镇军,”五千天马骑士起身,同一时间锤石部落的一众族人也都站了起來,他们的脸上满是骄傲和自豪,

哪个部落出现了一位大镇军,怕都会如此,更别说锤石只是一个一星下等部落而已,

接下來,五千天马骑士撤到了一旁,显然他们不打算卷入旋窝当中,刘白虽來自人王部落,同样是大镇军,但和秦墨一比,却差了太多,

眼前这位大镇军如此年轻,且只是换血巅峰而已,其潜力之大,让人不敢想象,成为人王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

“即便你是大镇军,你部族人依旧是以下犯上,”刘白即便不承认,也沒有任何用处,干脆认定了秦墨的身份,语气缓和道,“只要你跟我回王部解释清楚,我便暂时恕你族人无罪,”

他打定了主意,不与秦墨在此纠缠,这样只会让他越來越被动,但只要他回到王部,将这一切转述人王,他不相信人王对一株王药不动心,

至于秦墨如何处置,那就是人王的事情了,

“你沒听清楚我刚才说的话,”秦墨一脸讽刺,提醒道,“好吧,我就当你沒听清楚,那我再讲一遍,我宽你十八辈祖宗,今日你们一个也别想活着走出锤石部落,”

秦墨扫了他们一眼,“这回听清楚了吗,”

之前秦墨说这句话,沒有半点威慑力,刘白根本不放在心上,可现在却不一样了,形势变了,

刘白的一张脸,憋的通红,他很想给秦墨安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可对方也是大镇军,即便见到人王也无需朝拜,根本沒有所谓以下犯上,

最后,刘白低沉的说道:“你这是打定主意,要跟火神王部为敌啊,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即便你是大镇军,与我火神王部为敌,也不过是以卵击石而已,我劝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跟我去王部请罪,到时候……”

不等他说完,秦墨打断道:“看來你还是沒有听清楚,我提醒你一下,今日就是人王來了,我也要取你性命,明白了吗,”

“你好大的胆子,”刘白怒斥,

“我锤石部落虽小,却不容任何人残蹋尊严,”说到这里,秦墨冷冷的扫了厉行知一眼,接着道,“王部若待我锤石如手足,我便待王部如至亲,王部若待我锤石如草芥,我待王部如死敌,”

“死敌,死敌,”锤石部落百万众呼应,

“看來你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与我火神王部为敌,好,我给你这个机会,”刘白怒极反笑,“我会让你知道,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你以为有大镇军军职,我火神王部便奈何不了你了,”

“哈哈哈……”突然,一阵爽朗的笑声自部落外传來,不知何时一艘御空楼船已经到了部落外,

众人望去时,只见楼船上一老者笑着说道,“老夫也想知道这天到底有多高,这地到底有多厚,”

虚空楼船驶入锤石部落,一杆大旗上绣着“天裂”二字,正迎风招展,

本來已经无比狼狈的刘白见到这杆大旗,脸色大变:“天裂王部,”

在场的人无比震惊,青州有三大王部,天裂天绝与火神,天绝部落被攻破,只剩下天裂与火神,谁也沒想到,小小的锤石部落,居然引得两大王部上使降临,

锤石部落的族人有些担忧,一个王部他们尚且得罪不起,这回又來一个,不知少族长是否还撑得住,

秦墨回过头,脸上露出了警惕,当看到那老者的面容时,心底却松了一口气,

见來者不善,刘白当头便扣了一顶高帽子:“南宫老鬼,你敢不顾协定进入我火神王部辖地,天裂王部是要与火神王部开战吗,”

南宫墨轩他纵身一跃,便落到了秦墨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子,听到沒有,他说要开战,你要不要加入,别怕,天塌下來,有我天裂王部给你顶着,保证这白痴伤不了你部落半根毫毛,”

形势变化如此之快,这是锤石部落一众人等想不到的,而听到此话的秦墨,只是苦笑连连,人他要杀,可不到万不得已,他还真不想与王部杠上,这可不是天妖部落,而是一个镇守青州的庞然大物,

刘白冷冷的盯着南宫墨轩,只当他是得到了消息,來夺这王药,这才站在秦墨这边,

面对南宫的挑衅,他反常的沒有答话,这是想息事宁人,向南宫墨轩示好,有事好商量,即便是王药,也不是不能分配,沒必要闹得关系这么僵,

百族侵伐的关键时刻,火神与天裂怎么可能开战,真要打起來,总理三州的圣王部立马就会來人,到时候谁都讨不得好,

南宫看白痴一般的看着刘白,又怎么可能会听他的,

当初在黑暗虚空,这小子用计坑杀了十万牛魔,一刀斩了牛魔巅峰大能梵天,潇洒至极,后來秦墨坠入夜旋中,南宫事后愧疚不已,

如今秦墨突然冒了出來,且比之前强大无数,还下了赫赫功勋,无论是道义,又或者人情,南宫都不可能不管,哪怕真的与火神开战,也在所不惜,

“白痴,你知道你得罪的人是谁吗,”南宫讽刺的问道,

“他虽有大镇军军职,可如此辱我火神王部,我王部定要拿他问罪,”刘白斩钉截铁的说道,

“看來叫你白痴一点都沒错,”南宫摇了摇头,却扭头看向秦墨,道,“小子,你告诉这白痴,你是谁,”

面对热情的南宫墨轩,秦墨有些鸡皮疙瘩,但他却知道南宫想让他说什么,却闭口不言,

刘白感觉到不对劲了,死死的盯着秦墨,心道这家伙还有另外一重身份,又或者是南宫老鬼在诈他,想让他知难而退,

所有人都看着秦墨,秦墨却不说话,他总不能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吧,

见秦墨闭口不言,南宫有些急了,正要说话,身后一个人走出,道:“黑暗虚空,坑杀十万牛魔精锐,斩牛魔族巅峰大能梵天,天鬼族强者古力魂因他而死,后坠入夜旋,消失无踪……”

顿了顿,这人戏谑的打量着刘白,“他就是圣王部落要寻找的少年英雄,”

刘白面无血色,完了,完了,这回火神部落踢到铁板上了,

如果说,秦墨只是有大镇军军职,也不过代表他的潜力巨大而已,这样一个人火神部落虽然不愿意得罪,却也不是得罪不起,

可秦墨摇身一变,成为了那位黑暗虚空逆斩大能,坑杀十万牛魔族少年英雄就完全不一样了,

“不,你在骗我,进入夜旋的人,怎么可能活着,你休想逼我离开此地,”刘白嘴唇颤抖的说道,

“你真是哥蠢到无可救药的白痴,”南宫无奈的摇了摇头,却说道,“可惜,我不需要向你证明什么,但你若想动他,又或者动他部落一根毫毛,便是与天裂王部宣战,”

刘白不是不信,只是不愿意相信,然而南宫墨轩连这话都放出來了,他便不得不信,

此时,连那些火神卫都动摇了,近乎呆傻的看着秦墨,他们本以为这个一星下等部落可被他们随意残蹋,却沒想到一脚踢在了一块铁板上,

厉行知有一口心血喷出,双腿发软,绝望道:“吾命休矣,”

整个部落死一般的寂静,傲秋呆呆的看着秦墨,谢天问呆呆的看着秦墨,就连猴子都是如此,更别说部落里的普通族人了,

“这个家伙,是石头里蹦出來的妖孽吗,”傲秋心乱如麻,

就在此时,秦墨平静的说道:“可他已经动了,”

他的目光落在那些台阶上的族人尸体上,杀气腾腾,

南宫这才反应过來,他可怜的看着刘白,道:“你算是完了,”

“即便如此,又如何,”刘白突然面目狰狞,“他是大镇军,我也是大镇军,我也立下了赫赫功勋,我就不信,为了几个蝼蚁,人王大人还能把我给斩了不成,”

“人王不会斩你,是我要斩你,”秦墨握着刀猛然一刀朝刘白斩下,

“就凭你,”刘白头顶三花,身上五气升腾,恍如一尊战神,他面露讽刺,道,“做梦,”

南宫有些惊讶,沒想到秦墨居然铁了心要杀刘白,对方毕竟也是一位大镇军,即便人王公断,也是略施惩戒,加上秦墨的那重身份,这惩戒或许会严厉许多,却不致死,

他当然不可能让秦墨吃亏,当初秦墨逆斩梵天,是借助了人王的刀意,那一刀可以说是人王劈出的,而不是秦墨,

如今秦墨实力虽然增强,南宫也不认为他对付得了刘白这个老鬼,

正要出手阻拦,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一根翠绿的柳条突然从地上冒出,“啪”的一声,抽向了刘白,

五气升腾,头顶三花的刘白提防的是秦墨和南宫,哪里会想到这柳条,猝不及防下,便被这柳条抽在了身上,眨眼间五气崩溃,三花溃散,整个人被抽翻在地,

“王者,”南宫像是活见了鬼,退了回來,环顾四周,眼中全是警惕,

这时候秦墨的刀,正对着刘白的面门劈下,刚才还说秦墨做梦的他,面色煞白,此刻整个身体都被那柳条禁锢,根本无法动弹,这是人王才有的力量,

刘白手中突然出现一面令牌,猛然捏碎,恐惧的喊道:“大人救我,”

贵阳长峰医院主治医生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正规吗
包头市治牛皮癣医院
内蒙古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汕头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