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西信息港 > 育儿

换魂人 第七十一章 肩膀上的眼睛

发布时间:2020-01-17 00:28:59

换魂人 第七十一章 肩膀上的眼睛

“你别以为我不识货,这可是千年难逢啊!”雷行用力将软趴趴的韩田拎

着在梅子眼前晃了晃,压低声音说:“只要我这把刀,在脖子这里划上一刀,

气管连着主动脉一起割断,你说……”

虽然我心中一直渴望雷行能神一般地出现,而事实上他真的及时出现了,

但此刻看着他拎着毫无反抗力的韩田,还拿着刀架在韩田脖子上,我心里一阵

内疚和疼痛,是因为我吗?因为我,所以必须要牺牲一个人?

“我只是想借用若看的一颗卵子生个孩子,你不用这样吧,而且我不伤害

,也不用若蓝怀孕,需要牺牲韩田的生命么?”马医生说话的口气有点慌张,

一直盯着雷行手中的那把刀,看来他很在乎韩田啊!

“少啰嗦!放了若蓝!”雷行把韩田抓得更紧了,脖子上也被划出了一小

道口子。

在黑夜中雷行的脸显得特别凶狠,而且……我怎么觉得他身后还有一双眼

睛?绿幽幽的,看得我直发毛。虽然我期待雷行能救我,但却要付出一个人的

生命代价,如果可以选择,我希望自己立刻死去!此刻的雷行,我分不清,到

底是魔鬼,还是天使。

“好!放了若蓝!”马医生倒是答应地很干脆,从床沿上站了起来,两手

一摊说:“那你现在可以把我的韩田还给我了吗?”

雷行犹豫了下,立刻放掉韩田,向“我”跑了过来,而韩田也被长着梅子

外表的马医生一把接住,然后小心翼翼得把他双手抱起,转身准备走出房间。

雷行一个劲地在呼唤我的名字,但他只是对着我的身体,而真正的我就在

他旁边,那个还没死就开始腐烂的尸体里!我在心里大声地叫喊,大声地告诉

雷行所发生的一切,可是,他完全听不到,我知道马医生一定听到了,看见他

往门口走出去的侧后面,嘴角还在上扬……

雷行一定以为我死了,在烛光下,我看见他眼眶里有东西在闪耀,还有…

…他肩膀上,到底是什么,两颗亮亮的东西,在这个神秘的夜晚,都会把各自

的真面目照映出吗?雷行到底是人是鬼?听刚才的口气,他好像知道马医生的

一切秘密,还有,他怎么会怀疑梅子这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妇女?最重要的是,

他肩膀上到底是什么?还是我看花了眼?

“等等!”雷行忽然叫住正要出门的马医生。

“嗯?”马医生抱着韩田,并没有回头,只是站住了脚步。

“若蓝不在这里!”雷行一边泛着我的眼皮,一边皱着眉头严肃地说。

“哦?那在哪里?你当我去找”。

“你他妈别装了!”雷行一个箭步冲过去,死死抓住马医生的衣领,虽然

梅子的体格很健壮,人也三大五粗的,但毕竟是女的,不能跟长得像特种兵的

雷行比。

“你……你这样对我没……用……”马医生差不多整个人被提起,他手里

的韩田自然已经扔在了地上,他双手死死抓住雷行的那只手,似乎快被雷行掐

死,说话也开始断断续续:“就算……就算你杀了我……也……也没有用……

你现在杀了我,也只会多一个替罪羊而已!”

雷行狠狠地将他甩到地上,再“捡起”起地上的韩田,双手托过头顶,对

马医生怒吼道:“若蓝到底在哪里?你不说的话,我立刻就让韩田一分为二!

说着雷行一手抓住韩田的脖子,另只手抓住他的一条大腿,仍然高举头顶

,摆出一副要撕裂的样子!

不要啊!千万不要啊!如果韩田因为我而死,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而且还是这种死无全尸,被活生生撕裂开!我在心里求了一千遍一万遍,千

万不要伤害韩田……

“但是……你这样做,若蓝好像不愿意哦”,

“若蓝?她在哪里?到底在哪里?”雷行一听马医生这样说,立刻慌了神

,差点上面的韩田没掉下来。

“若蓝身体旁边的就是!”马医生用手往我这边指了指。

雷行立刻回头,然后迫不及待放下韩田,又一下跑到床边。

而我注意到,在这同时,马医生又抱起刚刚被雷行仍在地上的韩田,像做

贼一样,看看没人注意到,立刻背起韩田就往文外跑。

“喂!”等雷行反映过来,立刻追了出去,但是,几秒过后,又折返了,

并且脸上带着一种失落。

“若蓝,你在哪里啊……”雷行漫不经心地又重新坐在我身体旁边的床沿

,摸着“我”毫无生机的脸,掉下一滴眼泪……

“嗯?这是什么?”雷行往床上看了下,喃喃自语。

一定是蛆!一定有几条蛆爬到他那去了!太好了!太渴望能被他发现我。

果然,他开始往床里面查看起来,可能因为灯光的关系,他一开始都没注

意到床的很里面还躺着一个人。

他发现了我,并将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怎么办,雷行好像没有对我有

任何反应,他只是好奇得看我,他在想什么?他知道我和梅子今晚在这里守灵

,那把尸体放在这里也不足为奇吧,那他到底在想什么?

只见他渐渐爬上床,为的是能跟近距离来看我……看尸体……

尸体的眼睛一直是闭上状态,只是没有闭全,留了一小条缝,所以我才能

看见所发生的一切,而此时我看见雷行伸出一只手,正慢慢靠近我……他想干

嘛?摸尸体的脸?

我做不了任何事情,只能任由所有事情的发展。

原来雷行是扒开我的眼睛!像医生给人看病一样,翻开我的眼皮,看我的

眼球……

“你是若蓝?快告诉我!你是不是若蓝?”雷行兴奋地抱住我用力摇了几

下,我明显感觉到,那几下摇晃,使得“我”身上的蛆虫又抖落了一些……

“是!是的!我是若蓝!我就在这里!快救我出来啊!”我大声呼救,大

声勇气喊,不过这一切只能在心里进行……(未完待续。)

揭西县人民医院
宝鸡市第三人民医院
湖南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
九江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湖北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