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2016年影视公司净利润上升并购遇阻资本

2019-01-11 23:37:50

【编者按】2016年的电影票房在失望中落幕,基本与年初定下的600亿元目标无缘。2016年整个电影市场股值普遍下滑,可以说2016年我国电影市场告别野蛮生长的时代,一方面,2015年的票补大战减少,另一方面,观众观影水平提高、电影质量下降。企鹅影视电影投资业务部总经理常斌曾提到中国影视行业一定要慢下来,需要真正地花时间去打磨一点好的剧本,真正地花时间去做故事。

本文发于“广州”,作者林琳;经亿欧,供行业人士参考。

2016年是影视告别野蛮生长的一年,这一年,随着BAT等互联公司的加入,影视行业规矩不断被打破,与此同时,资本进入影视逐渐回归理性,泡沫逐渐被挤出。这一年,中国电影市场高开低走,暑期档、国庆档先后失守,让年初喊出“冲击600亿票房”的业内人士无不大跌眼镜,中国电影市场“拐点论”甚嚣尘上。

作为影视产业上游的IP,2016年火爆程度可见一斑,不少爆款IP都纷纷被拍成电影作品,但由于自带受众,因此票房不菲。中游的宣发领域这一年随着互联企业的搅局,竞争更为激烈,随着票补大战的结束,保底发行甚嚣尘上,然而2015年的保底发行除了两部影片成功,其余均“壮烈牺牲”。阿里、腾讯等在宣发领域发力,与传统的发行公司角逐市场份额。

作为影视行业变现的一环,下游院线2015年也迎来了一轮并购大战,随着国字头的中影上影登陆资本市场,院线间的诸侯争霸更为激烈,但这依旧不影响万达稳坐院线一哥的位置。

同样借助资本力量的,还有影视明星资产证券化。2015年,影视明星通过并购等手段曲线进入A股市场,利用自身的光环效应将资产变现,借助A股一夜暴富的故事不断上演,值得一提的是,影视明星赵薇居然摇身变成了万家文化的实际控制人。

票房高开低走,险胜2015年

2016年的电影票房在失望中落幕,基本与年初定下的600亿元目标无缘。根据广电总局数据,2016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457.12亿元,同比增长3.73%,而上年同期,票房增速为48%。

与此同时,中国的银幕数41179块已经超过了美国的40759块,因此,中国的单银幕票房为125万元,与2015年的单银幕票房159万元相比,下跌超过20%。全国票房中,城市院线观影人次为13.72亿,同比增长8.89%;国产电影票房为266.63亿元,占票房总额的58.33%。国产电影海外票房和销售收入38.25亿元,同比增长38.09%。

相比之下,2014年全年票房达296亿元,2015年全年电影票房为440.69亿元,后者增速高达48%.相比之下,2016年增速严重下滑,基本无缘年初600亿元的目标。2016年国产片票房和进口片票房分别是《美人鱼》和《疯狂动物城》。我国电影票房排名前十的电影中,总票房共130.10亿元,较2015年前十影片总票房达到的152.65亿元缩水明显。票房在13亿元以上的影片2015年共有7部,而2016年仅有3部。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进口片数量达92部创历史新高,全年共有84部电影票房破亿元,9部电影内地票房突破10亿元。

2016年国内电影票房基本呈现出高开低走的态势,一季度,我国电影市场发展势头迅猛,春节档持续发力。年度票房前十的电影中有4部都集中在春节档,分别是《美人鱼》《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澳门风云3》和《功夫熊猫3》,而且这四部影片票房都超过了10亿元。

其中,周星驰电影《美人鱼》更是创下了多个纪录,成为了华语电影票房史上的,打破了《捉妖记》此前的票房纪录。此后暑期档、国庆档、甚至贺岁档都遭遇了滑铁卢,类似2015年《夏洛特烦恼》《寻龙诀》这样的爆款难再现。

2016年全国新增影院1612家,新增银幕9552块。目前中国银幕总数已达41179块,超越美国成为世界上电影银幕多的国家。2016年我国电影市场告别野蛮生长的时代,一方面,往年的票补大战减少,另一方面,观众观影水平提高、电影质量下降也是重要的原因。

影视公司净利润上升,市值回落

实际上A股影视板块可说是贯穿2015年牛市的主线行情,但是2016年却风格突变,各种预期纷纷落空。

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影视股成为2016年A股下跌的重灾区。在2016年上半年中,28个申万一级行业中,传媒行业指数表现排名倒数,半年跌幅达到23.44%,而影视是表现差的子行业。

截至2016年12月27日,28个申万一级行业中,传媒行业指数从1月4日的1637.15点一路下跌至12月27日的1221.58点,区间下跌超25.38%。影视类上市公司中,包括万达院线、光线传媒、华谊兄弟在内的细分行业龙头股价皆纷纷下滑。截至2016年12月28日,华谊兄弟从年初的19元多跌到11元,下跌46.86%.光线传媒从年初的13.6元,跌到9.71元,下跌35.7%。

在票房增长乏力的大背景下,一直靠票房分成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万达院线股价终在2016年的一个交易日收盘于54.07元。这与年初交易日的收盘价108元相比,正好跌去了50%。中国电影上市后,从40.28元一路跌到22.99元。此外新文化跌逾55.27%,华策影视下跌38.03%。

股价市值下滑的背后,影视类上市公司净利润却依旧呈上涨态势。

根据Wind数据,2016年前三季度,传媒行业整体营业收入达到2025.46亿元,同比增长22.12%;归属母公司净利润270.15亿元,同比增长22.3%;总资产4063亿元,同比增长38.99%。85家文化传媒行业上市公司中,有66家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占比高达77.65%。

具体到上市公司来看,深大通、大晟文化、文投控股成为2016年前三季度净利润涨幅的前三强,涨幅的为深大通。根据深大通三季报,公司2016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44亿元,同比增长300.9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9亿元,同比增长9698.53%。

从净利润收入额度来看,包括分众传媒、东方明珠、中南传媒、万达院线在内的4家上市公司,前三季度净利润均达到了10亿元级别。

并购遇阻,资本热钱退出

2015年,不少明星通过并购手段入股A股一夜暴富的故事流传甚广,然而2016年明星资产证券化道路遇阻。

然而这并不能改变影视行业并购火爆的局面。根据Wind统计,2016年传媒类上市公司并购278起,平均每32小时便有一次并购。

在跑马圈地的激烈竞争中,院线并购更引人注目。2016年前6个月,阿里向大地影院和博纳影业投资约21亿元,8月又花费1亿元收购杭州星际影城80%的股权。9月完美世界以13.53亿元交易作价收购今典集团,将其旗下的217家影院收入囊中。10月中影IPO后笔投资即收购大连华臣70%股权,收购价为5.53亿元。

2016年影视行业的收购案中,失败的案例有18起,包括乐视、万达院线等行业巨头,业内普遍认为,失败的主要原因在于监管政策收紧。

2016年5月11日,《财新》报道称,证监会将叫停上市公司跨界定增,涉及领域包括:互联金融、游戏、影视,以及VR.虽然证监会澄清了传言,但接下来的市场行为证实了监管层的“一事一议”态度。

2016年7月14日,深交所发布《修订广播电影电视行业信息披露指引,针对市场热点强化监管》,提出重点监管创业板影视公司信息披露,严控明星证券化。随后,在2016年下半年,影视行业的并购出现接二连三被监管层否决的现象,8月1日,万达院线发布公告,拟中止注入万达影视的重大资产重组。

较高的估值和高业绩承诺或是万达院线重组中止的原因。而据了解,万达影视曾在重组公告中承诺,未来三年的承诺净利润数分别不低于13亿元、16.6亿元、21.38亿元。

此外,唐德影视欲重组并购范冰冰新公司遇阻;暴风科技放弃10.8亿元并购稻草熊影业60%股权;共达电声放弃41.2亿元100%收购春天融合和乐华文化;北京文化放弃5亿元并购聚合影联。

在这些流产的并购背后,都能看到监管层的影子。如在共达电声公告中显示,公司在并购乐华娱乐时,证监会提出了44个问题,其中多数与公司跨界收购标的及交易方有关。

三七互娱并购中汇影视及重组预案发布后,证监会也曾发出问询函,针对其25亿元收购3家公司提出了15条疑问,其中就包括要求三七互娱说明部分募资投于中汇影视IP资源库扩建及影视剧制作项目的合理性。

影视文化产业并购接连被否的背后,是资本热钱的退出。“投资影视行业需要特别熟悉该行业的运作,火爆的2015年,不少私募在影视行业的投资过程中都吃过亏,2016年随着监管层对影视行业监管从严,不少资金都不愿意去投资影视。另外,行业泡沫过大,监管层也在加以控制。”一位私募投研人士对时代周报分析道。

保底发行完败,仅2例成功

2016年,在11部公开保底发行的院线电影中,只有《美人鱼》和《火锅英雄》两部电影,票房大比例超过保底数额;其余项目都以失败告终。

其中《美人鱼》是2016年票房,33亿元的票房成绩,让18亿保底发行方收益颇丰,成为有史以来获得压倒性胜利的保底发行案例。参与《美人鱼》保底发行的包括和和影业、新文化等。

具体到分账比例,尽管每一部电影都不太一样,但2016年发行方获得的分账比例有普遍下滑。如《我不是潘金莲》的5亿保底协议中,5亿-8亿元部分的票房由耀莱独享,超出8亿元部分制片方与发行方各占50%;而在10亿元保底的《绝地逃亡》等影片中,10亿-12亿元超出部分保底方只能拿到70%,超出12亿元的部分双方平分。

《盗墓笔记》和《我不是潘金莲》在下线之前勉强达到保底金额。2016年失败的保底发行莫过于《封神传奇》,这部由博纳影业10亿元保底的影片,终票房仅2.8亿元,该片在豆瓣上评分也较低,保底方博纳影业几乎赔本。

博纳曾是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影视公司,然而公司股价长期低迷,在美国上市仅融到不足1亿美元,缺乏资本助力成为博纳董事长于冬心中无法抹去的隐痛。而在博纳缺席国内资本市场的这5年时间里,华谊、光线等纷纷上市,无论市值还是融资能力都将博纳远远甩在身后。

保底发行的根本是对赌票房业绩,在保底发行压力之下,也出现了票房造假事件。2015年《叶问3》从宣传到上映,经历了大规模众筹、10亿票房估价、影院幽灵场等丑闻,被广电总局点名批评。

作为保底发行的重要开拓者,北京文化对该种模式再度进行创新。2016年8月,在吴京指导的《战狼2》还未开拍时,北京文化就宣布以8亿元为其保底。另外,影片《一代妖精》也是在没有成片时,就拿到了北京文化的5亿元票房保底协议。当前这两部电影均未上线。

对于保底发行,光线总裁王长田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我不认为保底会成为电影市场的主流,这是一个违反经济规律的做法,把风险过多地转移到某个环节、某个公司身上,的收益、风险是很难匹配的,导致大部分保底都以失败告终。”

“保底发行是国内电影市场从西方引进的产物,一定程度上也催生了泡沫,但它不见得会阻碍行业的发展,国内电影市场依旧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分析师黄国锋对称,“这种方式不会立马消失,但有些激进的公司会采取比较激进的策略。”

渠道内容博弈,互联企业争相入局

2016年的电影市场丑闻不断、激发矛盾。从年初的《叶问3》金融诈骗和偷票房丑闻,到《我不是潘金莲》引发的冯小刚公开“怼”王健林,保底行为牵扯到了影视公司的深层利益,也引发了舆论的争议。

2016年11月,冯小刚就炮轰万达因一己之私怨打压《我不是潘金莲》排片。彼时,华谊兄弟旗下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在万达院线排片遇冷,导演冯小刚怒斥万达院线垄断排片,将两家公司“恩怨情仇”摆上台面。

而年底的《罗曼蒂克消亡史》再度重蹈了万达打压排片的覆辙。彼时万达开放旗下宣发和院线资源,大力推其参与出品的《长城》,而华谊兄弟主控的《罗曼蒂克消亡史》,即便在豆瓣上评分高达7分以上,但票房与《长城》不能媲美。

万达院线在打压华谊兄弟的过程中,业内也引发了对寡头垄断的担忧,呼吁“电影反垄断法”出台的声音不绝于耳。而这背后,折射出来的是渠道方和内容方的博弈。

相较好莱坞电影院、院线、制片公司分立而言,万达横跨制作、发行、放映全产业链,把控着占全国票房超过17%的放映终端,同时又在发行渠道上有很强的话语权,基本处于垄断地位。除了在下游院线占据渠道的万达,参与中游宣发的互联平台阿里影业等,也开始凭借自身的流量优势在行业内抢占优势渠道资源。

阿里影业在年中甚至并购了杭州一家院线,并入股了和和影业,本身已经拥有淘票票的阿里影业在互联宣发上有着强大的实力,而与保底发行“专业户”和和影业联手后,势必将扩大在宣发领域的话语权。互联企业抢占宣发资源,除了宣发领域比较容易切入,渠道方对票房的促进作用也越来越明显。

“在国内电影市场,渠道扮演的角色相当重要,全区域全国放映的影片,基本上是渠道挑内容,所以院线几乎决定着票房。但内容也不可小觑,内容促进整个电影项目成功的比例越来越高,随着观众观影要求的提高,内容打造将成为重要的事情。”黄国锋对分析道。

2016年,在票补缩水,电影质量参差不齐的情况下,宣发能力的强弱对影片票房产生了重要影响。在此背景下,拥有大数据的互联公司在发行上获得得天独厚的优势。此外,随着选座成为购票的主流,互联交易平台在票补上占据了一定的主动权,这让手握娱票和淘票票的微影时代和阿里影业优势明显。

企鹅影视常斌:中国电影健康发展的三大关键点

金属缠绕垫片
打野猪机
微信充值捕鱼游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