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西信息港 > 健康

女被男俊美长相迷倒芣料男方姐姐竟棒打鸳鸯

发布时间:2019-05-17 09:43:34

一段真实的过往,一个铭心的故事,让痛苦埋葬在时间的荒野,让快乐飘荡在记忆的每个角落

讲述人:肖楚楚(化名) 女 27岁

单位职员 柳州亾

文字整理:今报韦黎

冲动的一见钟情

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一次聚会。一群80后围着圆桌喝茶、聊八卦。不同的是,桌上有个我不认识的男人。

自一坐下,他就一直光明正大地看我。他的光明正大其他人都看在眼里。实在看不下去了,小曲拉着我们的手说:男未婚女未嫁,你们要不要考虑在一起?小曲的话一说完,我的脸红了。

他叫文邵,长相俊美,是那种轻易让女人动心的男人。说实话,只次见面,我的心便砰砰跳个不停。我认为小曲是认真的,刚想把话往下接,挨着我的小玲碰了碰我的手。我知道,她在给我暗示。

趁到卫生间如厕,小玲赶紧提醒我:他是长得招人喜欢,可是他有个不省事的姐姐,你千万别冲动。我还想多问几句,小玲制止了我:等聚会结束,我再跟你细细说。听话,千万别冲动。

小玲的提醒果然起了作用。我开始回避文邵的眼神。只是想不到,几杯红酒下肚,我的头脑开始发热。同桌的一个男人逗我:文邵肯定看上你了,这么明目张胆的喜欢,你还不表示表示?

被他一激,我的嘴巴有点不受控制。我向文邵抛了一个媚眼:要表示是吧?那就明天开始做我的男人。这个表示够有诚意吧!原以为大家不会把我的醉话当真,谁知竟然有人起哄,我骑虎难下。

还好小玲聪明,见机不妙她马上错开话题。此后的时间没人再提我和文邵的事。我们以为事情就此完结。聚会结束时,男士们起哄文邵送我回家。我向小玲递眼神求助,她也爱莫能助。我和文邵坐进了出租车。我的脸火辣辣的。文邵一直看着我,看得我不好意思了。突然,他把手搭在我的手背上。我想挣脱,他用力抓住,我们的五指交叉在一起,我们一直保持着这个手势。

下车后,文邵坚持把我送到楼底。和他并肩行走的几分钟,我问了一个感兴趣的问题:听说你有一个很难搞定的姐姐?文邵哈哈大笑:我姐是个大好人,她就是太热心了,我觉得你和她一定合得来。我接着问:我和你才刚认识,我和你姐合不合得来,这重要吗?文邵回答得很诚恳:姐姐的想法对我当然重要你不能赖账,你讲过明天开始我是你的男人。

这话说得我不知道怎么往下接了。还好到家了。我朝文邵挥了挥手:今天的一切就是玩笑,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我故意不让文邵说话,匆匆上楼,一进房间倒头就睡。第二天被闹钟闹醒。

拿起,有两条未读短信。短信是文邵发来的。一条是宝贝,晚安。,一条是宝贝,早安!读着短信,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匆匆洗漱去上班,刚走到小区门口,我看到了文邵。

初见他的姐姐

我忘了小玲的提醒,忘了关于文邵姐姐的传闻仅见过一次面,我和文邵在一起了。

半个月后,文邵主动提出把我介绍给他的姐姐认识,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应该先见公婆,为什么先见姐姐?说实话,我有点害怕面对他的姐姐文怡。文邵把我揽入怀中:妈妈是生我的人,姐姐是陪我长大的人,姐姐的意见对我很重要。如果你姐姐反对我们在一起,你会放手吗?

问题一出口我就后悔。我们在一起没多久,文邵对我的感情有那么深吗?我决定准备好了再见文怡。谁知,文邵给了我一个惊喜,准确地说是惊吓。有一天吃晚餐,他把文怡也叫去了。

文怡长得秀气,身着一件棉质长裙,有点文艺范。只是一张口,居家女人的柴米油盐味就出来了。那顿饭,我吃得战战兢兢。虽然内心不平静,可是据我观察,文怡似乎不像传说的难相处。

饭快吃完,文怡掏出一个小盒子,说是送我的见面礼。打开盒子一看,两根红绳手链。文邵一看是两根,高兴地抢去一根:姐姐答应我和楚楚在一起啰?文怡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

文怡的表情很平静,我却有点不安。不过,不安只是一瞬罢了。文怡绽开笑颜,高兴地和我们说笑。当下我有点纳闷:文怡这样有亲和力又健谈的女人,怎么会是大家所说的难搞的姐姐?

一回到家,我马上向小玲汇报初见文怡的细节。听我说完小玲也纳闷:也许说她坏话的人带主观情绪,我们可能真的误会她了。小玲的话音刚落,我的响了。接起来一听,是文怡。

文怡很客气。她先是对我夸赞一番,说我挑的餐馆菜炒得好吃,还说女人懂吃就是懂得生活。说着说着,我几乎要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姐姐,准备掏心掏肺了。文怡话锋一转,问起我和文邵的事。

听说你们只见过一面就在一起,这么快,是不是太冲动了?文怡的口气分明不爽。她的话都说到这份上,我只能接招。

男人和女人的事很难讲清楚,我们在一起不是冲动,是真的喜欢对方。是这样。文邵交过几个女朋友,在一起的速度你是快的,那些女朋友都没能和他在一起,你要掌握分寸,别走她们的老路。我的怒火被文怡点燃了。她们是她们,我和文邵的事,我自己有分寸。

我的态度很强硬。文怡不依不饶,又说了一些重话,各种提醒,说是警告也不为过。挂完她的,我马上给文邵打。我姐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我的一堆抱怨,换来的只是这句安慰。

庆幸曾经放弃

我真的对文邵动了心。即使他有这样一个说话不顾及他人的姐姐,我也不在乎。我希望自己的宽容能够换来文邵的真心,能够感动他的姐姐。但是,猝不及防的破事一件接一件地发生了。

有一天姨妈告诉我,有人在她的朋友圈里打听我的情况,姨妈的朋友一一跟姨妈汇报了。她问得好细啊,简直要把你们的家底都挖出来了。我非常生气。你的朋友没有告诉她什么吧?

我以为文怡打听的是我的情史,我是交过几个男朋友,但这能代表什么,谁敢说我用情不专!我猜错了。文怡不仅关心我,还关心我的家事。不知谁说漏了嘴,几件上不了台面的事,她都打听到了。

那天,文邵吞吞吐吐地问我:听讲你上大学和找工作,都是花了家里的钱。我一听有点惭愧。做学生时我是很贪玩,高考考得不理想。为了能上大学,家里确实找了关系,也花了不少钱。

工作之于女人何其关键。有一份稳定、体面的工作,找婆家也方便许多。自然,我的家人在我找工作这件事上帮了不少忙。你问这些干什么?难道你从来没有利用过关系!文邵回答:我没有嫌弃你利用关系,就是我姐有点担心,怕你被家里惯坏了什么也不会!我愤怒地甩开文邵的手:我现在在工作上独当一面,你们为什么看不到!说完,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毕竟已经有感情,文邵一认错,我就原谅他。没想到才消停几天,他又问我:你是不是有个亲戚精神上有问题,你们家没有精神病遗传史吧?你才有精神病!你们全家都有精神病!

那天过后我开始思考我和文邵的关系。文邵工作能干,人也好,就是缺根筋。她姐姐打听到什么,他想都不想就问我,那个女人受得了轮番询问,问的还是这些问题。可恨的事还是发生了。

文邵带我去看他买的房子,说是婚房。正高兴地看房,文怡进来了。她说她家在隔壁楼栋,住得近,她一定会对我多加关照。我一听心寒了。文怡那口吻那是关照,分明是找在。

我决定放弃文邵。他一再挽回。我问了那个问过的问题:如果你姐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你放弃我吗?文邵犹豫了几分钟,我的心随着他的犹豫越变越冷。文邵还是放弃了我,为了他的姐姐。

2013年,文邵结婚了,新娘和文怡很契合。聊起文邵的婚姻,朋友纷纷感慨:新娘肯定是朵奇葩,要不然怎么能进文邵的家门。我自嘲道:当年,我差点也成了奇葩!还好,我蔫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群控
订制纸箱
304不锈钢焊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